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古代】真作假时(一)

我没有跑路!我只是在爆肝屯文保证以后(应该)可以日更!

偶尔写个爽文,顺便欺负一下幸运E的小顾(喂


一、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

顾惜朝清醒过来,眼前黑洞洞的一片,后脑勺生疼。江湖上暗算的法子多了,像这样直接光明正大一棍子砸下来的,还真是不多见。他运了运气,功力散了大半,四肢却没有被绑住,看起来对方好像并没有加害他的意思。

这可就真是天下第一奇事了,知道自己的住处,却不对自己动手的人,普天之下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不远处烘着炭火的红光,若明若暗,刚刚熄灭不久,点火的人应该并未走远。洞里的热气逐渐散去,石床散发的寒气引得顾惜朝旧伤处隐隐酸痛,他翻身坐起,正打算凑近篝火好取暖除湿,洞口便突然传来一句:“你醒得倒是快。”

这个声音极其陌生,决计不会是他认识的任何一个人。顾惜朝疑惑地回头,便看见一个身披青衫的男子立在洞口边上,鹅黄色的内衬和浅褐色的毛领,在冰天雪地里显得尤为春意盎然。这一身好看是好看,可顾惜朝却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再一想,便恍然大悟——这家伙穿得怎么和自己一个样!

本以为此人是要易容成自己的模样,但再定睛细看,对方的五官却和自己完全不同,头顶也是普通书生的束冠,只在后颈留下薄薄的一层披发。

顾惜朝翻了个白眼,在心里很不屑地哼了一声——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看了就叫人心烦!况且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衣服并不合他的身材,衣摆太长,在雪地上拖沓,沾上了不少脏污雪水。

就算要冒名顶替也稍微用心一点好吧?把我好好的一身衣服穿成这样!现在居然还有人玩这种调换衣衫的老伎俩,真当江湖豪杰全是瞎子啊?顾惜朝一边在心里嘀咕,一边低头去看自己的穿着。一身红衣,手腕上还带着个乌七八糟的雕花银镯,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骄奢淫逸的气息。

洞口的那位显然也看够了戏,赶紧钻到篝火旁,把怀里的瓷罐放到身边,三两下就又烧旺了柴火。

顾惜朝看着他这套熟练的动作,挑了挑眉,道:“这位兄台把我从天目山掳到塞北荒原,这么大费周章,总不会只为了跟我换身衣服吧?”

那人没有理他,自顾自地捣鼓着些什么,随后吹出一声尖利的哨响,不过很快就被萧瑟的寒风给吹散了。

还找同伙?顾惜朝抱着手臂,好整以暇地看着那人神神秘秘的模样,又是一阵北风从洞口灌进来,冻得顾惜朝哆嗦了一下,摸摸身上清凉过头的布料,再次翻了个白眼。这么冷的天,就穿这么点衣服,这人也不怕冻死的吗?

篝火熊熊,有限的热度却难以传递到顾惜朝所在的洞穴深处,他忍了半柱香,终于在上下牙齿打架到说不出话之前,踱到了那位偷衣贼的身侧,问道:“朋友,你该不会想让我冻死在这里吧?”

那人瞥了顾惜朝一眼,火光影绰,读不清他的神色。他往边上挪了一挪,给顾惜朝让出了个位置。

顾惜朝从善如流地坐了下来,开门见山道:“就算杀我,也要让我死个明白吧,敢问兄台大名?”噼啪作响的木柴迸发出细碎的火花,很快驱散了顾惜朝身上的寒意,甚至让他觉得有些绵软。

“顾惜朝。”那人的声音清亮亮的,像是还没长开的少年。

“啊?”顾惜朝一头雾水地应了一句。

“我说,”青衣男子不怀好意地笑了一笑,“我叫顾惜朝。”

顾惜朝先是愣了一下,随后便像是听见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一般,朗然大笑,笑得身子都发抖,险些连眼泪都出来了。他双颊飞红,指着身边的男子,话里带着满满的笑意:“你不会以为换了身衣服,旁人就认不出我了吧?你是唱大戏还是讲笑话呢!”

男人勾了勾嘴角,好像并不是很在意顾惜朝的嘲讽,端起身旁的瓷瓶,递到顾惜朝嘴边:“把它喝了。”

顾惜朝无奈地摇头:“你不会以为我是随便就可以呼来喝去的下人吧?我——!”话到一半,他便说不下去了,因为他发现现在自己不仅没了功力,浑身上下更是瘫软得跟泥巴似的。男子掐着他的下巴,硬是将小半瓶液体灌进他的喉咙里,奇异的香味顿时在嘴里炸开来,直冲上脑门,浓郁得让人有些晕乎乎的。

“你想杀我灭口?”顾惜朝猛地咳嗽了两声,用发红的眼睛瞪着青衣男子。

对方摇头,脸上带着残忍的期许:“我要你死,你却命大,偏偏死不了。不过你的位置已经被我取代了,没死也好,就让你死在戚少商手上吧。”

顾惜朝只觉得异常可笑,这人同自己最多只有三分相似,别说是恨自己入骨的戚少商,就算是六扇门扫地看门的捕快,都不可能认错。他冷冷地翻着眼,道:“我于戚少商,的确是杀之而后快。不过比起我,你或许会更早一步下黄泉。因为戚少商最恨的,就是有人扮作我的模样去骗他。”

“是吗?”对方淡淡抬眉,丝毫不为所动。

“是啊,”顾惜朝给自己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野鸡插上尾巴就想装凤凰了,还真当全天下人都是瞎子,陪着你演戏?武功次,容貌差,药理也不通,真不知道你是哪里派来的三流杀手,有这闲工夫做无用功,还不如好好跟别人学学怎么杀人。”

“你!”

就算变成了阶下囚,顾惜朝激怒人心的本事还是一等一,三两句就踩中了对方的痛脚,看着这个三流冒牌货敢怒不敢为的样子,顾惜朝心里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怎么,难道你连杀人都不敢?”顾惜朝挑衅一笑。

对方一把推开顾惜朝,阴恻恻地眯着眼睛:“我不会杀你。我要让你死在戚少商剑下,还要你到死都是婊子的儿子。”

顾惜朝浑身一震,又惊又疑地瞪着对方,眼睁睁看着他散下发冠,脱去青衣外袍,还把领口给扯松了。

“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那人把膝盖压在顾惜朝的小腹上,“你不是说我唱戏吗?我这就陪你演一场。”

顾惜朝大骇,拼命聚拢真气,勉强冲破了三分药力,手脚暂且可以活动。他立刻扬手,正要一掌拍开正上方的男子,奇经八脉却突然涌起一股热和痒,行到一半的真气顿时就走岔了。顾惜朝心口一痛,嘴角溢出一丝血痕。

“你现在还觉得我是个三流杀手吗?”

顾惜朝喘着粗气,把冲上喉咙口的腥血咽回肚子里,嘶哑着喉咙道:“卑鄙小人。”

对方哈哈一笑,掐着顾惜朝的下巴:“要说卑鄙,我可比不过你。可惜啊,再也看不到你做小人了。”

“你……”

顾惜朝只觉得一股热流在身体里横冲直撞,连呼吸都变得灼热起来,他尽量把身体往地上的冰碴子上靠,手指紧紧揪住艳红色的布料。

“这样可不行,戏不够真,骗不过戚少商的。”

顾惜朝模模糊糊听见那冒牌货在说些什么,随后便觉得自己虚软的身子被揽了起来,他也实在没有支撑自己的力气,腰间一软,就倒在了那冒牌货的身上。

脑子昏昏涨涨的,这冒牌货的行为又莫名其妙,顾惜朝怎么也想不懂他到底想做什么。正当他快要昏沉睡去的时候,一声熟悉的低喝从洞口传进来。

“顾惜朝!”

 

TBC

这是之前有个小脑洞的拓展~

评论 ( 21 )
热度 ( 59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