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六)

前文: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五)



桃李春风(二十六)

戚顾竹马



顾惜朝垂下眼眸,颊上飞霞一片,强自镇静道:“我知道了。快走吧,还磨蹭什么?”说着就将戚少商推开。

戚少商点点头,三两下消失在夜色里。

就在他脱身的后一刻,九幽从林子深处飘然而至,一掌拍中顾惜朝的胸口。

“小徒弟,深夜只身到林子里,做什么?”九幽的双眼仿佛冷冰冰的石块,没有一丝生机,连呼吸都能吞噬。他掰过顾惜朝瘦削的肩,强迫他看向自己,狞笑一声,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将他摔倒在地。

顾惜朝轻咳两声,呕出一滩血,擦擦嘴角,道:“夜深风大,弟子难以成眠,出来走走。”

“出来走走,就走到岛上的阵眼来了?”九幽扬起双指,却没有蓄力落下,“该不会是佳人有约吧?”

“弟子不敢。弟子的命是师父的。”顾惜朝深深埋着脑袋,一头卷发胡乱扑散下来,遮掩住神情。

“这句话,你恐怕不止对我一个人说过吧?”

不知九幽想起了什么,面孔登时扭曲了起来,两眼发出澄澄蓝光,犹如地府寻仇的鬼魅,冲顾惜朝扑了过来:“当年师妹也是这样跟我说的,最后还不是跟着那小子跑了?”他变掌为指,直点顾惜朝身上大穴,封住了他的内力,最后又给他喂下一颗万咒归流:“你扛了这么多天,也该到头了,怎么,顾惜朝,还不起身跟我走?”

九幽话音微扬,最后几个字却含了十成十的功力,方寸之内竟荡起一股寒气,风如刀割一般划过树丛,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飒飒声。

顾惜朝浑身一颤,晃晃悠悠地从地上站起身来,嘴角还带着一缕黑血;原本星子一般的双眸暗沉下来,成了一潭死水,怎么也望不见底,像是个无知无觉的偶人,俯着身子跟在九幽的身旁。

“真乖,这样才是我听话的好徒弟,”九幽大笑,抬起顾惜朝的下巴,端详着他毫无表情的面孔,“要是师妹也像你一样听话就好了。你这辈子都别想离开鱼池子,听见了没?”

顾惜朝沉滞地眨了眨眼,神情茫然,最终乖巧地点点头。

“拿着这柄剑,杀了戚少商!”九幽高声喝道,向顾惜朝送上一柄剑。

顾惜朝僵直的神情突然松动了一下,皱起眉头,双眼困惑地眨动,盯着面前的无名剑,纹丝不动。他抬头望向九幽,缓慢而艰难地摇了摇头。

“你不愿?!”九幽掐上顾惜朝的喉咙。

顾惜朝的喉骨在钳制之下咯咯作响,他的脸憋得通红,几乎下一刻就要昏厥过去。九幽冷哼一声,放开了他,运足了十成功力,带着点儿蛊惑地问道:“杀戚少商,你愿不愿?”

顾惜朝的双手抚上隐隐作痛的喉咙,恍惚地点点头。

九幽见状大笑起来:“我倒要看看,所谓的名门正派死在自己心上人手里的时候,会不会换一副面孔!”

魔功在林叶间震荡,婆娑作响的林子像是头张开血盆大口的恶兽,源源不断地吞噬着翻涌而来的黑暗。九幽振袖而起,携着顾惜朝鬼魅一般飘走。

三天后。

戚少商一大清早就蹲在楼外楼的茶座外头,说什么也不肯让开。他身形挺拔,面上又带着几分江湖人的不羁和坚毅,更兼手里那一柄寒气逼人的宝剑,饶是他偶尔抿嘴露出的酒窝,也不能使他稍亲和几分。

战战兢兢地赔了大半个早晨,掌柜的终于忍不住了,弓着腰上前劝道:“大侠,我知道你们那些武林人要打架,可说好了是下午,我们楼里早上还是要开业迎客的。您看您这……可让我们怎么做生意嘛!”

戚少商瞥了他一眼,吓得掌柜倒退两步,生怕他一个不乐意,就把自己砍了个身首分离。没成想面前这位少侠毫无怒意,竟展颜一笑,颊边一深一浅两只酒窝映得人暖洋洋的,无端地让掌柜心安了下来。

他有些尴尬地抓抓鼻子,脸上带着点迫不及待与赧然,道:“掌柜的,实在不好意思,只是我等得太久了,昨晚整夜想着他,今天一大早就醒了,便先来你这儿等着了。”戚少商侧过身子,为掌柜的让出一条道。

“她?是少侠的心上人吗?”掌柜好奇问道。

“是,”戚少商点点头,“只是因为我一时之失,让他陷入困境,我们不得不聚少离多。都是我的错,如今这般煎熬,也算是对我的惩处。”

掌柜捋了捋山羊胡,拍拍戚少商的肩膀:“少侠放心,西湖是天上玉龙金凤啄的明珠,一定保佑你们俩有情人终成眷属!”

戚少商苦笑着点点头,心说,我只盼不要相逢陌路,哪里还敢肖想终成眷属!

他正这般想着,一柄短剑破空而来,不偏不倚直取戚少商的面门,偷袭得光明正大不遮不掩。戚少商一把推开酒楼掌柜,一脚踢开短剑。

熟悉的内功气劲从足尖震荡而上,戚少商大喜,转头喊道:“惜朝!”

顾惜朝如同一只仆地的鹰,双袖鼓动,一眨眼便落到戚少商面前。他面容灰白,双眼仿佛凝固了的珠粒,毫无生气。

戚少商一惊,俯身想去细查个究竟,却被扑面而来的魔功震得倒退两步。

“惜朝?!”

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戚少商还是忍不住心头的悲痛,一边躲闪顾惜朝毫无章法地追砍,一边吼道:“惜朝,你真的忘了我了吗?!”

回答他的是顾惜朝迎面劈下的长剑,裹挟着魔功和寒气,毫不留情地对准了戚少商的眉心。

他将逆水寒收回剑鞘,卸下一身的防备,白衣飒沓,微微弯着眼,仿佛在等待的不是死亡,而是情人的拥抱。

无名剑贴着他的肌肤停了下来,顾惜朝困惑地看着自己不肯再进一分的胳膊,歪着脑袋,不知该作何反应。

“你果然还记得我!”戚少商向前走了一步,想要朝顾惜朝张开手臂,却突觉肩上一痛,原来是顾惜朝本能地转手,将削铁如泥的无名刺进了他的肩头。

顾惜朝莫名地惊慌了起来,粘稠的血液顺着自己的面庞向下流,渐渐扼住了喉咙。

“你……”他皱着眉看向戚少商的伤口,手下一松,无名剑抽离了戚少商的身体。

“惜——啊!”

戚少商还没来得及开口安慰顾惜朝,一阵剧痛便噤了他的声。

顾惜朝盯着他的伤口,竟觉得自己的肩头也隐隐作痛,手下不自在地触摸着自己的左肩,好像那里也曾经被自己信任的人洞穿,有过锥心之痛。

“对,我伤过你,就在那个地方,”戚少商忍痛笑笑,“你想起来了,是不是?你一定还在气我,对不对?”

顾惜朝沉默地看着他,随后将视线转移到掉落在地的无名剑上。

戚少商顺着他的眼神,点点头:“这也是柄好剑,很衬你。”说着,他缓缓挪向顾惜朝,试图用手指再次触碰顾惜朝的面孔,然而却只在他光洁的肌肤上留下了三道血痕。

“对不起,我没法信守对你的承诺,你要杀我,就来杀吧。”

面前这个人冲自己笑得莫名其妙,可脸上好像还残存他抚摸自己的触感,那三道血痕灼灼发烫,一直烧到顾惜朝冷冰冰的心口。

以前是不是也有谁这样对自己好,是不是也有人为自己化去十几年来的寒气,承诺自己,不死不休?

戚少商把逆水寒递给呆愣的顾惜朝,甫一触到冰冷的剑鞘,顾惜朝的眼神就闪动了一下,他颤动手指,抚过剑柄,细而韧的琴弦在他的指尖留下一条红线。

他垂眸看着逆水寒,神游太虚,不知在想些什么,最终握紧了逆水寒。

戚少商握住他的手,心中的恳切将眼中的柔情煮沸,氤氲进顾惜朝的心里。

“我用我的命向你赔罪!”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6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