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头号玩家】【修东】Oasis Do Have a Rule

今天终于看了头号玩家,又上了贼船(哭

大东太可爱了我当场胡言乱语,他笑起来也太好看了吧!阿修一副少年老成的高冷脸也超级可爱,我当场嗑爆亚洲组啊怎么这么可爱啊!

年下太可爱了,少年老成高冷攻X软暖切黑战力爆棚受啊!好想看大东被阿修压,一副诧异但是来不及反抗的表情啊呜呜呜因为习惯了禅宗缓慢的修习生活,结果突然被告白,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对方堵住了拒绝的嘴啊我的天!

试水写一段,朋友们吃我一发安利吧!真的很好嗑!求求你们一起来嗑!

久违的翻译腔上线,如果有别扭的地方请评论和我说!我已经好久好久好久没写欧美圈的同人啦(跪

顺便,没有人觉得oasis的创始人之间的关系非常tsn吗(哭

Oasis Do Have a Rule

 

简介: 艾奇发现了绿洲内部心照不宣的秘密:几乎所有的管理者都两两配对,除了她以外。

 

 

同IOI的对抗已经过去了八年,世界变了很多,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变。

绿洲在虚拟世界中有条不紊地运转着,成了人们精神的栖息地——一个真正的绿洲,而非某个逃避问题的鸵鸟洞。萨曼莎和韦德的孩子已经三岁了,修从十一岁的孩子长成了一个挺拔的青年,而大东,多亏了亚洲人神秘的血统,他看起来还跟八年前一模一样。甚至连韦德住过的贫民区早已经被休整成了“绿洲五强”博物馆。

神通广大的莫罗不知从何处搜罗来五强前半生大多数记录(幸亏莫罗屈服于他们的抗议,删去了绝大部分的黑历史),并以哈利迪博物馆同样的规划,在现实世界里为五位英雄树立了属于他们的丰碑。

每个周二和周四,韦德和萨曼莎都会在公司消失。哦,是的,这是他们所谓享受“现实生活”的一部分,周二和周四,留给阳光、空气还有该死的性爱,可是现实生活可没有规定,在享受它的时候,得把五百页的策划书留给自己的朋友。

“艾奇,你只是因为愤怒而夸大了工作量,在脑内投影设备的帮助下,只用一顿饭的时间就能处理完这些文件了。”大东把茶杯放到艾奇的面前,冲她展开一个和煦的笑容。

“大东,你不能永远纵容他们的,那个词怎么说来着,私事公办,”艾奇喝了口茶,对大东的茶艺赞叹不已,“要知道,我们也该有自己的情感生活。”

她看了看身边埋头编写代码的修,拍了拍他的肩膀:“嘿,修,你就甘心把自己的青春虚掷在这堆文件上?”

修冷淡地抬起头,瞥了一眼那叠文件,摇了摇头:“首先,处理这些文件并不是浪费时间;其次,”不知为何,他看了一眼在流理台旁一丝不苟冲泡茶叶的大东,“忍者从来不轻言爱情。”

“哦,真是无趣,你从十一岁开始就是这副样子,我还以为你会把童年幻想留在二十岁再迸发出来呢。”

“显然,你的这个想法非常不符合实际,”修翻了个白眼,“如果你有时间抱怨,不如趁早处理完这些文件。今天下午天气很好。”

“是吗,天气很好又如何,你从来不出门约会。”

艾奇反驳了一句,空气诡异地安静了下来,修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尴尬,他轻咳了一声,随后继续埋头工作。

“我的天,等等,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不会真有个约会吧?!”艾奇惊恐地问道,“是你学校里的女孩?不,你从来不屑与他们为伍。那就只可能是公司里的人,办公室恋情,听起来不是特别有利于提高工作效率,一个值得考虑的选择。可是公司里的女员工并不多,你不会是和男孩在约会吧,你是吗?”

正在瑜伽垫上盘腿冥想的大东猛地咳嗽起来,他的双颊通红,骇人的红晕顺着他的耳根一直爬到脖子上,他抓了抓自己的卫衣,左右摇晃了一会儿,重新恢复了镇定。

“等一等,等一等,”艾奇瞪大眼睛,“我不会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吧,大东,你必须告诉我你不知道这件事。修居然和人在约会?!”

大东沉默了一会儿,背朝他们站起身来,静静地喝了一杯茶。

“我,额,我之前确实不知道,修是昨天才告诉我的,”他又开始摇晃了,每次他说谎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摇晃身体,“所以,我算是和你一起知道的。”

“不!我没有知道!我甚至连他的约会对象是谁都不知道,这算是什么朋友?”艾奇冲上前,扳过大东的肩膀,“你会告诉我他在和谁约会的,对不对?至少我们是五强里仅剩的单身男女了。”说着,她又感慨了一句,“天呐,谁能想到修会是第三个脱单的呢?”

大东不自在地调转了视线,先是瞥了修一眼,随后漫无目的地在瑜伽垫的两端游离。

“额,我想我不能告诉你,因为这是修的隐私。他不会希望我告诉别人的。”

“是的,艾奇,”修走上前,隔开了他们俩之间的距离,“说实在的,我还在房间里呢,至少对你的八卦对象尊重一些。”说完,他就把招架不住的大东从艾奇面前拉走,“我帮你把你那份也看完了,算是我对你的赔罪。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

艾奇诧异地接过修递过来的文件,好像第一次同他见面似的。

“修,我觉得事情很有些不寻常,”艾奇的神情凝重,“你知道上一次我求你替我批文件的代价是什么吗?免费修理你的三十把忍刀,三十把!我花了整整两天!可是今天你却为了一个约会替我批完了一天的文件。我必须知道是哪个女孩改变了你。”

“没有人改变了我,我一直是这个样子,”修无情地打断了艾奇的八卦,“我只是想替自己寻个清静。”

他和大东肩并肩走向会议室门口,两个人的距离比以往更近一些,艾奇好像看到了大东脖子上挂着一条全新的项链。

“等等,”艾奇叫住了他们,“最后一个问题,请问你们俩为什么要一起出门?”

“哦,这是因为,”修冷静地回过头来,“我觉得大东能够在情感问题方面给我带来很多帮助。”

“嘿,我也可以!”

回复艾奇的是一声无情的关门声。




求求你们吃我安利吧!!PLZ!!

评论 ( 82 )
热度 ( 496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