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五)

前文: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四)


CP22中料-窗含西岭

一宣

场贩链接

通贩链接


桃李春风(二十五)

戚顾竹马



夜半,顾惜朝坐在湖心亭下,无声的夜色拂面,无由来地发冷。他抱紧了怀里的黄绢,粗糙的布料磨蹭着他的脸颊,一道冷光映在他的面庞上。

远处一阵窸窣声,顾惜朝抬头望去,看见戚少商一身白衣,在黑夜里格外显眼,由远而近地奔过来。

这家伙真是死脑筋,哪怕做梁上君子,也不肯换一身黑衣。

顾惜朝忍不住弯了弯眼,道:“怎么只你一个人来,陶叔叔呢?”

戚少商抓了抓脑袋,有些迷惑又有些不好意思:“陶大哥说,他不想挡在我们俩中间,怪别扭的。”

顾惜朝一愣,噗哧笑出声,他几乎能想象陶钧文那副不屑不甘的模样,翻着白眼打发戚少商一个人来见自己。光是这么想想,心头的担忧就轻了几分,有这样的莫逆之交相伴,戚少商应该不会难过太久的。

“戚少商,三天后就是江南之约,你们武林正派和九幽势必一战,”顾惜朝面色凝重,“九幽修炼魔功多年,不用些特殊手段绝杀不了他。我自从懂事以来,翻遍天下武功秘籍,终于让我找到克制九幽的办法。”说着,他将怀里的黄绢展开,里头是一柄寒光闪烁的宝剑,剑身古朴厚重,上下纹刻的花纹浑然一体,在夜风中震起层层剑气。

“此剑名为‘逆水寒’,为寒铁所铸,又经熔岩烈火捶打,寒气护体,内里则是烈阳之气难当,正是九幽的克星。三天后你用此剑对上他,胜算至少提高两成。”

“那……你给我的青龙呢?”

顾惜朝一怔,眨眨眼,有些无奈地笑笑:“青龙自然是暂时搁下。有了如此珍品,还惦记青龙作什么?”

戚少商固执地摇摇头:“可是青龙是你送我的,我承诺过你,永远不离身的。”

听了戚少商这番话,顾惜朝心头一酸,故意板起脸来:“逆水寒也是我送你的,何况你要是不用它,最后死在九幽手下,难道就守诺了吗?”

戚少商踌躇了一下,最终还是摸了摸逆水寒。虽然他不乐意用这柄冷冰冰的剑代替自己用了大半年的青龙,但手下还是不住地抚摸着剑身——身为剑客,没有道理不爱宝剑。

“惜朝,你从哪里得来这样一柄举世罕见的好剑?”戚少商困惑道。

“从鱼池子里偷出来的,”顾惜朝狡黠一笑,“九幽这头老狐狸,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克星落在外人手里?”

“那你把它带走,岂不是会被九幽发现?!”

“那是自然,所以我才找这样一个恰到好处的时机。三天之后,江南之约,逆水寒却在你手里,他如何能不自乱阵脚?”

顾惜朝笑得仿佛一只得逞的小狐狸,可戚少商心中总有几分不安。

他一把攥住顾惜朝发着冷汗的手,急道:“不对。他一定会知道是谁偷的,到时候你怎么办?”戚少商将手指插入顾惜朝的指缝,却发现他的手掌冷得没有一丝生气。

“惜朝,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冰,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完全没有给自己安排后路,为什么你的计划像是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顾惜朝的脸色愈见苍白,他苦笑一声,垂下眼眸:“居然骗不过你。”他低低叹了口气,“自从我被九幽带回鱼池子,他便定时喂我‘万咒归流’,试图控制我的神智。我依靠体内的魔功和陶叔叔传授的心法将药效抑制至今,已经到了极限,自然气血不足。”

“可是你现在内力消耗殆尽,魔药岂不是很快就要反噬?”戚少商握住顾惜朝骨节分明的手腕,试图往他体内输送真气,却发现顾惜朝的身体好像一个无底洞,区区内力对他来说只是沧海一粟。

“对,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顾惜朝轻咳一声,“我已经撑不下去了,下一次我们见面的时候,说不定我已经是九幽的药人,认不得你,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了。”

他很郑重地看着戚少商,道:“如果我最后没法清醒,你就亲手杀了我,知道吗?”

戚少商肝胆欲裂:“惜朝,我——”我如何能下的了手?!

“如果你不杀我,我就会杀了你,”顾惜朝摇摇头,神情苦涩,“我宁愿痛痛快快的死,也不要浑浑噩噩的活。我也不许你死在别人手里。”

说罢,他将怀里那柄寒光闪烁的宝剑塞到戚少商的怀里,垂着眼眸想了想,从怀里掏出一根晶亮的琴弦,系在逆水寒剑柄上,“我们第一次见面,我抱着琴,对不对?那是我娘的遗物,我带着它,就会一直念着我娘,现在我把他给你,你看着它,以后也时时想起我,好吗?”

顾惜朝的尾音颤抖,捆扎琴弦的手指僵直得不听使唤。他恋恋不舍地将手指从逆水寒上抽回,却在半道上被戚少商捏在掌心里。

戚少商浪迹江湖这么久,头一回觉得这般无措绝望,眼前人好像一道轻烟,哪怕自己呼吸重了几分,都能将他吹散。

“惜朝,”他用自己温热的额头抵上顾惜朝冰凉的眼眶,哀声道,“你也不要忘了我,好不好?”

顾惜朝心中大恸,眼圈霎时间通红,只当安慰似的点点头:“好。”其实两人心照不宣,前路渺茫,这番承诺不过是自我慰藉。

“你回去之后,将此事告诉陶叔叔,他肯定有应对九幽的办法;明后天你再去找雷卷和……息红泪道歉认错,我相信他们不会怪罪你,也不会不愿意接受击败九幽的计策。”

戚少商拧紧眉头,手下更用力的几分:“那你怎么办?!”

“我会活下来,顾惜朝跟天斗,跟人斗,绝不认输,”顾惜朝坚定地看向戚少商,“我这条命是你的,谁也拿不走!”

说罢,他偏头窥望东面林子里飞鸟阵阵,阴风大作,连忙转过戚少商的身体,把他推远。

“九幽来了,你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戚少商被推得趔趄两步,但很快止住脚步,扭过身子,轻舒长臂将顾惜朝牢牢抱在怀里。他用手指轻梳顾惜朝缱绻的发丝,将嘴唇贴到他的耳际,喉间的热气喷洒到顾惜朝莹白色的耳垂上。

“惜朝,答应我,你一定要平安无事。”

顾惜朝无言,抬起手回抱戚少商,随后将他推开。

“你赶紧走,不然——”

“还有最后一件事,我做完马上就走。”

戚少商的大眼里燃烧着难明的情绪,他如获珍宝一般捧起顾惜朝的脸颊,手指缓缓摩挲过他细腻的皮肤,最终停留在丰润的嘴角。

“你先前不是问我想干什么吗,我现在就告诉你。”

他缓缓低下头,张开嘴唇,用牙齿轻轻咬住顾惜朝的下唇,随后将两人的嘴唇重重印在一起。顾惜朝一下子瞪大双眼,电流般的颤栗窜流在他的四肢百骸,他迷迷糊糊中觉得羞赧和不合情理,可手掌最终还是乖顺地搭在了戚少商的肩头。

虽然在顾惜朝看来,两人亲吻的时间长得难以置信,实际上戚少商只是一触便放开了。

他的手掌捂在顾惜朝的后颈,两人额头贴近。

“惜朝,你已经被我打下戳印了,你是我的!”






TBC.

突然发现乐乎没发25,我真是剧烈智障了(跪






评论 ( 2 )
热度 ( 23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