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四)

前文: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三)



桃李春风(二十四)

戚顾竹马



中秋这一夜,对戚少商来说真可谓是度日如年。他睡在临时铺就的草堆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脑袋里净翻滚着光怪陆离的画面。一会儿是顾惜朝浑身是血倒在自己面前,一会儿又是他面无表情同自己挥剑相向,戚少商的心仿佛搁在油锅里煎炸,不论如何都不是滋味。

第二日一大早,他便从地上蹦起来,摇醒陶钧文:“陶大哥,我们赶紧准备准备,好去找惜朝!”

陶钧文痛苦地从草堆里爬起来,两眼充满血丝:“死小子,你害得我半个晚上没睡好,还敢大早上地叫叫嚷嚷,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

戚少商一脸正气地皱起眉头:“就是因为不知道惜朝的情况,所以我们才要尽快找到他,做好万全的准备。”

陶钧文哀叹一声,直想一头撞死在地上:“祖宗,我求求你放过我,这青天白日的,恐怕你连鱼池子的影子都见不着!”

“就是因为九幽惧光,惜朝才有溜出来的可能,”戚少商叹了口气,“罢了,你不愿去就算了,我一个人去找。”说罢,他一跃而起,眨眼间就落到七八丈外。

“诶,要找人,往西边走!”陶钧文懒懒地喊了一句,重又闭起眼睛。

戚少商扬唇一笑,心中荡开几丝暖意。

越往西走,越是一片绿意葱茏,曲径通幽,总让人臆想树影背后是否有些玄机。戚少商在林子前犹豫了一下,随机绷起足尖,轻飘飘地立在簌簌作响的竹林上,定睛一看,回廊的空旷处果然阵法密布,林间瘴气重重,显然是有意为之。

戚少商深吸一口气,运起陶钧文曾传授过的闭气功法,一边回想着顾惜朝教授自己的八卦解法,一边身如游龙,在错综复杂的阵法中自由来去。

原来惜朝早就想到这一天,才会教自己凫水和晦涩的八卦。

戚少商念及此处,心中更是苦涩,往日顾惜朝板着脸孔坐在自己身边的模样从瘴气里隐隐约约地透出来,戚少商不由自主地往前迈了一步,只听“啪嗒”一声机括响动,十三支连弩箭破空而来,他左右腾挪,一眨眼间便躲过其中十二支,可最后一支却避无可避,退无可退,戚少商眼睁睁看着它寒光闪动,冲自己射来。

刹那之间,戚少商竟想不到应对的法子,脚下不知绊到了什么,趔趄两步就要向前扑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只凉丝丝的手抓住了他的后衣领,猛地向后一拉,原本牢不可破的石墙不知何时裂开一个大洞,戚少商本能地抓过身后的人,将他裹进自己的怀里,两人一同滚落到隧洞里去。

“哎呦——”后背撞上冷冰冰的湖石,戚少商一声痛呼,却马上被人捂住了嘴。

“白痴,你来这里送死吗?!”

半个多月以来日思夜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充满了熟悉的恼怒和关切。戚少商胡乱从地上爬起来,又惊又喜地扶住怀中人的双肩,目不转睛地端详着眼前人的面孔,心中的欢喜越涨越大,最终成了一句欢呼。

“惜朝,真的是你!”

“呆子,我要你们等到晚上再动手,谁让你现在就来找死的?”顾惜朝气得鼓起了脸颊,苍白的脸色染上几分晕红。

戚少商哪里顾得上什么安危,开心得几乎要跳起来,恨不得吼得满天下都知道。方才还在幻境中挂念得肝肠寸断的人,如今活生生抱在自己怀里,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庆贺的事吗?

“喂,你到底听没听我说话?!”顾惜朝不满戚少商的呆愣,踹了他一脚。

戚少商回神,盯着顾惜朝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在他不耐烦的前一刻遮遮掩掩地开口:“你……不怪我了吗?”

顾惜朝瞪了他一眼:“谁说我不气了?等我们除掉九幽,好好跟你算帐!”

戚少商听了他前一句话,立马跟打蔫的茄子似的,垂下了脑袋,可听见那句“我们”,他又立刻抬起头来,一双圆眼里闪着浓浓的笑意和柔情。

“惜朝,你方才说了我们,你说了,对不对?”

“谁说了,”顾惜朝翻了个白眼,却难掩发红的耳尖,“你听岔了。你还是赶紧——”

不远处传来锁链的碰撞声,顾惜朝脸色一变,连忙扯着戚少商绕到暗柱后,把他按在阴影里。

“诶——”

“别吵!”顾惜朝整了整衣衫,探出头去张望。

九幽拖着双手双脚上的铁链,从隧洞尽头飘出来。顾惜朝脸色惨白,一转身将戚少商推下身后的寒潭,随后自己也跳了进去,握住他的胳膊,死命把他往深处拽。

戚少商大惊,他虽然在顾惜朝的教导下略通水性,但此番猝不及防,他连气都没喘足,狠呛了一口水,本能地就想浮上水面。顾惜朝见状,一把抱住他,把他压在池壁上,颦紧眉头,冲戚少商摇头。

刺骨的潭水滑过戚少商的眼球,一阵阵的酸涩,可顾惜朝秀美的五官和随着水波浮动的卷发却愈发分明。在缺氧带来的眩晕之下,戚少商一时间竟分不清虚实,只觉得如梦似幻,一股难言的欲望从心底萌动上来。

他搂紧顾惜朝的肩膀,轻轻侧过脑袋,微微阖上眼,鼻尖几乎已经碰到了顾惜朝凉而柔的脸颊,双唇微张,正要贴上顾惜朝的嘴唇,他却一挣,从戚少商的怀里游远了几分。

顾惜朝好像有些不明白戚少商在干什么,困惑地歪着脑袋看向他,然而苦于无法开口,两人只得在水下艰难地僵持。

平静的潭底突然泛起一层震波,一股狠辣的内劲直撞向两人的后心,意在逼迫两人露出水面。

顾惜朝握住戚少商的手,再次摇了摇头。

果然,不多一时,隧洞里传来阴冷的声音:“顾惜朝,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顾惜朝眉头一皱,挣开戚少商的手,三两下浮上水面,将湿漉漉的头发理到耳后。

“弟子只是听从师父的吩咐,在寒潭里做每日的功课罢了。”

“是吗,你没藏什么不该藏的人吧?”九幽的眼神不怀好意,“你可别像你娘,在外头偷人,还不给自己落点儿好处。”

顾惜朝表情一僵,垂首道:“是,弟子谨遵教诲。”

“好,听话就好,”九幽冷笑一声,“你过来,我有好东西给你。”

顾惜朝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寒潭中起身,走到九幽面前。

九幽打量了他好一会儿,掌中摸出一粒药丸,命令道:“把它吃了。”他瞥见顾惜朝脸上明显的抗拒,一伸手捏住他的下巴,不由分说塞进了他的嘴里。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天到晚想的都是姓戚的小子,盘算着三天后的决战和他联手杀了我,”他一扯顾惜朝的头发,将他拖倒在地,“他对你倒也是情深意重,不知等你背后捅他一刀的时候,他还能不能这般宽容大度?”

口中黏腻的苦涩像根针似的锥扎着顾惜朝的脑袋,他阴狠地抬头,剜着九幽。

“你就算恨我,也不过我的一个傀儡药人,逞什么凶?!”九幽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顾惜朝这才松了口气,重新跳进寒潭,把戚少商挖了出来。

戚少商虽然闭气功夫厉害,但还是喝了好几口水,他猛咳几声,涩着喉咙问:“惜朝,那老妖怪给你吃了什么?”

顾惜朝默不作声,好一会儿才应道:“是魔药‘万咒归流’。”

“魔药?!那你岂不是会被九幽控制?”戚少商骇然。

“暂时不会,我从小修习魔功,有些抵御力,”顾惜朝不愿再提此事,想起水下的情形,自然而然转移了话题,“戚少商,你刚刚在水下,想做什么?”

他这番问话全然没有质询的意思,只是纯粹的好奇,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戚少商想起自己方才难以遏制的情欲,登时红了脸。

“诶,你怎么脸红了?莫不是受凉了?”顾惜朝伸手想去探他的额头,却被戚少商不好意思地躲过了。

“没事没事。”戚少商胡乱摆手,闪到一旁。

“真的没事?”顾惜朝反问了一句,虽然困惑,但当前还是大事为重,“趁着九幽现在不在,你赶紧出去。”

“你跟我一起走!”

“不行,我现在还不能走,”顾惜朝摇摇头,“你今晚到湖心亭等我,我一定不会失约。”

说完,他一推戚少商,自己则再次隐没在黑暗里。

“好,我信你。”

戚少商点了点头,恋恋不舍地沿着顾惜朝指出的暗道,重新回到竹林里。




TBC.

今天给中料做海报,做到一半PS崩溃了,我也崩溃了(跪


评论 ( 7 )
热度 ( 24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