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三)

前文: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二)



桃李春风(二十三)

戚顾竹马 



一叶扁舟浮在万顷碧波之上,顺着凉风飘飘晃晃,朝湖心亭驶去。

戚少商盘腿倚着船上的木几子,把青龙从左手换到右手,又从右手换到左手。他眼看着陶钧文斟了一杯又一杯的桃花酿,心中焦急万分。

“陶大哥,我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

“诶,我们不是正赶路吗,你别这么急成不成?”陶钧文老神在在地饮尽了杯中淡酒,砸了砸嘴。

“我怎么可能不急?!”戚少商怒目圆睁,扬起一掌,把梨花木的桌面削下一角。

陶钧文翻了他一眼:“船就只能走这么快,你要是等不及,大不了自己游过去罢!”说着,就挪开了身子,露出背后浅浅一点湖心亭。

戚少商瞪着远处看了半晌,终于泄了气,重新坐回原地。

“戚小子,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这叫处变不惊,以不变应万变,”陶钧文冲着西湖一扬手,道,“恰逢中秋,西子湖畔桂香馥郁,正是游湖的好时节啊。”

戚少商阴沉着脸,闷闷道:“陶大哥,如此情形,你还有心情看风景?”

陶钧文耸耸肩,一脸无辜道:“可不是我想看,是小顾引我们来看的啊!”

闻言,戚少商脸色一亮:“惜朝?他又跟你联络了?”

“没有。”陶钧文有意想要逗弄戚少商似的,笑嘻嘻地摇了摇头。

戚少商顿时垂头丧气,瞪着陶钧文怒道:“陶大哥,都这时候了,你还开玩笑?”

“诶,我可没开玩笑,是小顾在那张字条里告诉了我去处啊。”陶钧文一探手,从戚少商的怀里摸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纸片,正要解释,船身却一顿,磕在岸沿上不再摇晃。

陶钧文撩起竹帘,岛上杨柳拂面,繁茂的树丛攀附着曲折的回廊,一直延伸到绿意深处。遍地的草木已经染上了些烟黄色,却仍然掩不住一派生机和风月,虽有秋色却无秋意。

凉风习习,撩开戚少商颊间鬓发,吹散了他几日来阴翳的心情。他无意识地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脸,微风过处,竟像是顾惜朝留下的抚摸。

他眨了眨眼,问道:“陶大哥,这里是何处?”

“蓬莱仙境。”陶钧文从船头跳下,领着戚少商三两下落在岛上最显眼的五角亭上,极目远眺,环岛皆水,环水皆山,正是一派平湖秋色。

戚少商看着无边风月,习惯性往侧边一转头,却没有熟悉的青色身影,心中更是怅然若失。他不自在地晃着身子,思忖着该如何再次催促陶钧文。没成想,还未等他开口,倒是陶钧文抢先一步:“小子,你是不是又想问小顾的去处了?”

戚少商默不作声地点点头。

“等,自然有等的理由,”陶钧文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我们至少要过了今晚方可去寻他。”

“为什么?”

“因为今晚,应该有他想让你看的东西。”说罢,他纵身跳下一跃,在铜镜一般的湖面上轻点几步,落到了不远处的另一个小岛之上。

戚少商一声不响地跟了上去,却在最后一步一扭腰胯,踩在岸边不远处的一个小石桩上。

陶钧文听见声响回头一看,顿时黑了脸:“小子,你赶紧给我下来!”

戚少商不明所以,被他这一喝吓了一跳,身形不稳,险些踩断了石桩顶上的尖头。

他这番举动让陶钧文惊出一身冷汗,连忙上前揪住他的衣襟,把他扯回岸边。

“臭小子,你知道那是什么吗你就给我踩上去?!”

“不知道啊,”戚少商歪了歪头,“陶大哥,我还想问你呢,在岸边立着三个石柱有什么用?”

陶钧文怒不可遏,差点气歪鼻子,连声喝道:“真是白痴!”随后一边嘟囔着“要是把它踩坏了,看你被小顾揍成什么样”,一边拂袖而去,只留下呆愣愣的戚少商,望着湖面出神。

夜色逐渐从水天相接处升上来,戚少商盘膝坐在湖边,昂起头仰望淡紫色的天幕,兀地发现今天竟然是月圆之夜。

湖面渐渐升腾起一层薄雾,细细的水光萦绕着那三根奇形怪状的石柱,攀爬到石柱的圆孔里。

“噗哧”一声,石柱的中心亮起荧荧的灯光,随着湖面上倒映的月光,在风中摇摇欲坠。

“小子,现在知道这石塔作何用处了吧?”陶钧文不知何时走到戚少商的身后,“这就是小顾要让你看的东西。”

戚少商哑然,只觉得心头涌上一片柔软的疼痛,眼眶不自觉地发涩。

烛光在石塔内被分作五股,投映在平静的水面上,十五个月亮悬在湖面上,十五个月亮沉在湖水里,连带着不摇不动的石塔都旖旎了起来。

“这便是三潭映月。传说中秋之夜,共有三十三个月亮相映成趣。石塔分出十五个月亮,湖水里倒映着十五个月亮,天顶和湖面上的月亮又成一对,”陶钧文顿了一顿,低头看向戚少商,“你知道这最后一个月亮在哪里么?”

戚少商摇摇头,又点点头,捏紧了自己的青龙剑。

陶钧文喟叹一声,道:“你知道。小顾想说的东西,你已经知道了。”

“这最后一枚月亮,在你心里,你信它在,它便在;你若不信,再强求也是虚妄。”

戚少商,你不信我,你居然不信我?!

顾惜朝最后的嘶吼猛地在戚少商耳畔炸响,惊得他哆嗦了一下。他惊惶地张望着四周,却全然没有顾惜朝的影子。

他萎顿下去,阖上双眼。

惜朝这么聪明,要是真杀了人,怎么会留在现场让自己抓个现行?他是在等自己,是全心全意地信任自己,可自己却不由分说地污蔑他,还一剑刺穿了他的肩膀——他当时该有多苦、多痛?

自己凭什么能够被他信任,又凭什么辜负他的信任?!

戚少商凝视着眼前无边的风月,喑哑着声音问道:“陶大哥,信一个人,真的有用吗?”

“你信他,才愿意来寻他;他信你,才愿意被你寻到。你说,信一个人有用吗?”

戚少商沉默良久,郑重地点了点头。

陶钧文拍了拍戚少商的肩,道:“想通了就好。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小顾为什么要我们‘等’了。”

“今日是十五,月明星稀,利于赏月,解开某人的心结,”陶钧文嘿嘿一笑,“明日是十六,雾满拦江,正好夜探鬼宅!”

一阵夜风袭来,把最后暗沉的烛光也给吹熄了。湖面一下子冷淡下来,夜色又重新袭来,黑隐隐的一片。

戚少商的双眼却分外有神,他站起身来,扬起嘴角,阴雨散去,终见金乌。

“不论是驱魔辟鬼,还是翻江覆海,我都要找到他!”




TBC.

开学太可怕了,我想退学

这里取的是三潭映月为什么叫做“三潭映月”其中一种解释,其实我从来没在八月十五去看过三潭映月,因为每年!!人都很多!!

另外西湖春晓就要来啦,大家来杭州玩啊(不是

下一章活在台词和回忆里的小顾终于要出场了,我自己都写急了(。


评论 ( 2 )
热度 ( 18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