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二)

前文: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一)




桃李春风(二十二)




戚顾竹马

孤山寺卧在孤山脚下,全然没有经历百年风霜的沧桑,反倒像一座极平常的庙宇,青灯黄卷,燃烟缕缕,一派平和模样。

戚少商按捺住心中的急切,恭恭敬敬地向除尘的小沙弥问了私塾的去向,继而风一般从庙墙上掠过。

小沙弥摸了摸光溜溜的脑袋,看着戚少商白衣飘摇,行一个单掌礼,呵了一声阿弥陀佛。

有时候越是迫切去追的东西,越容易从眼前溜走。

他知道这位施主不愿听,也来不及听,便在心里默默念着这句话,一颤一颤地摇动笤帚,扬起一层一层的灰,最终将戚少商的背影隐没其中。

戚少商在孤山寺背后的不孤亭稍稍歇脚,他立在弯弯翘起的檐角上,沉甸甸的天幕垂落下来,丝丝缕缕的云雾缠绕着他的发梢。

不孤亭立在孤山下,到底孤单不孤单?

他抬眼望了望不远处的私塾,青砖白瓦,像是个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如何能够护得住重伤的顾惜朝?

空气之中隐隐飘来一股草药的气味,戚少商心头一紧,提气向前奔去。

私塾的大门敞开着,里头空无一人,有些熟悉的场景让戚少商望而生怯,他驻足环视,周围风平浪静,也没有任何隐藏的气息。他松了一口气,往空荡荡的院子里迈了一步,却突然觉得有些异样。

惜朝怎么会这样不设防备,开门揖盗?

正想着,足尖踩到了一片硬物,戚少商低头一看,正是一块粗陶片。

“戚小子,当心,这里曾布过阵法。”

陶钧文从后头赶上来,按住戚少商的肩头,指了指墙角堆的陶罐和石磨。

“我知道,”戚少商微微颔首,“惜朝曾教过我,这样的小院该因地制宜摆什么阵法,以求自保。只是从这景象来看,来人不是破阵而入,而是毁去阵内的摆设。”他边说,脸色便愈加难看。

“恐怕我们已经来迟了一步。”他干巴巴地从喉咙里挤出这么一句话来。

陶钧文心中也早有此猜测,但他毕竟明白九幽的目的,知道顾惜朝虽身处险境,但性命无虞。因此他抓住戚少商的胳膊,阻止了他冲进屋内的动作:“别冲动,你还得留着命去救小顾呢。”

戚少商皱着眉头想了想,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子,指尖轻弹,将其投向里屋。只见圆滚滚的石子破空而去,穿过庭院,“噗哧”一声穿透纸窗,落进屋内。

原本平静的小私塾顿时炸开一片金石之声,间或有墨绿色的毒烟从窗缝里蒸腾而出,在私塾的上空弥漫成一团不详的烟雾。

戚少商和陶钧文对视一眼,咽了咽口水。

惜朝果然不留余地。

待得屋内重新安静下来,两人跃过小院空地,径直落到里屋房顶,掀开瓦片,探查其中状况。

桌椅板凳完好如斯,床榻也还保持着晨起的模样,唯有一个粗瓷碗翻倒在地上,周围溢开一圈汤药干涸后的深棕色痕迹。

“看来小顾是自己主动跟着九幽离开的。”

戚少商急声道:“惜朝怎么可能主动离开?!”

陶钧文撇撇嘴,道:“你还真别不信,如果九幽进过屋子,机关怎么可能不被触发?”

“那惜朝为什么要跟九幽走?他说过自己最恨九幽,这辈子都不想回到鱼池子。”

“他是自己离开房间,却不一定是主动离开的,”陶钧文摸了摸下巴,“十六年前,九幽就在控制人心的‘万咒归流’上有所小成,难保他不是用卑鄙手段让小顾着了道,才听他命令离开的。”

“那这种药可有解法?”戚少商顿时心生恐慌,如果找到惜朝之后,他却同自己相逢陌路,乃至兵戎相见,自己这一辈子又还有什么乐趣呢?

“解法自然是有的,”陶钧文抓了抓胡子,神情尴尬,“不过,我忘了。”

“什么?!”戚少商一用力,硬是拔下他几根胡子。

“哎呦,你别急嘛!我好好想想,总是会想起来的,”陶钧文不知在想些什么,神情之中带着几分鬼鬼祟祟,“眼下当务之急是把小顾带回来,人到了我才好想办法啊!”

戚少商气馁地低下头,闷闷应了一声。良久,才抬起头来:“陶大哥,我们如今断了线索,只能等两天后的江南之约,才能同他当面对峙。”

“不知道到时候惜朝会不会来。”戚少商喃喃道,心中既盼望见到久别的顾惜朝,又害怕他真忘了自己,会看到他苍白的脸上挂着的讥讽和冷漠。光是这么想想,戚少商便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撕碎了,一条一条血淋淋地摆在自己眼前,最后拼作四个大字——“自作自受”。

他艰难地闭上眼,勉强咽下因血气翻涌而涌上喉头的腥甜,心头苦涩难当。

惜朝,你等我,就算你忘我、恨我,我也要一辈子追着你,把名字刻进你命里。

“戚小子,莫再发呆了,”陶钧文拍了一下他的肩,难得面色凝重,“我带你去最后一个地方。你记住,到了那里不可轻举妄动,自己的姓名可要拿捏好。”说罢,他哼了一声,“我可不是关心你,只是要让小顾安心罢了。”

戚少商苦笑一声,道:“多谢陶大哥了。不知大哥要带我去哪里?”

陶钧文轻咳一声:“带你去见小顾。”

“什么?!”戚少商大惊,捏住陶钧文的手臂,瞪大双眼嘶声吼道。

“呃,你别激动,”陶钧文皱着眉头拨开戚少商的手,“我不是真的让你去‘见’小顾,只是让你看到他,你明白吧?”

“可是,既然知道惜朝的去处,为什么不直接……”

“唉,真是愚不可及,要是被你牵着鼻子走,我也该变笨了。还好小顾留下线索提点我。”

“线索?”

“你这是关心则乱,分不清东南西北。”陶钧文翻了个白眼,从袖里摸出一块布条,小心翼翼地展开,上书一个潦草的“等”字。

“这是……”

“这是小顾用内力射进瓦缝里的,”陶钧文摇头晃脑,“这等字,第一重意思自然是让我们不要急躁,上了九幽的当;第二重嘛,说的是一个地方,想必他已经知道自己的去处了。”

“什么地方?”戚少商急不可耐。

陶钧文隐秘地笑笑:“一个值得等的地方。”


TBC.




完结完结倒计时!前天终于写完了CP22的中料,连续三四天爆肝日写5000字,昨天还奔波七小时回校(跪

关于CP的本,封面已经在p了,画手也约好了,终于可以安下心来写这篇。说起来这篇最开始只是我的一个脑洞而已啊!完全只停留在第一章,小戚把小顾认成女孩子的那一段来着,结果居然一直更新下来了,完全是脚踩西瓜皮,没有大纲的典型反例(跪  还是感谢大家的包涵啦!


评论 ( 8 )
热度 ( 27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