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一个小脑洞(上)

大纲文,明天写完,我太困啦!



☝️个戚顾脑洞

女装攻



事情发生在两个人十五岁的时候。

顾惜朝因为母亲工作原因,从市区转到乡镇读书,品学兼优,但就是为人高冷,一天蹦不出几句话来。戚少商是个土生土长的镇里人,在学校里人缘很好,学习马马虎虎,但是班团活动做得很出色,是班里的班长。

在一个学期的磨合之后,顾惜朝不负众望地成为学习委员。

因缘际会之下,顾妈妈和戚妈妈熟识,于是戚妈妈就摆脱小顾,让他在学习上带带小戚,别每次考试都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小顾下意识想拒绝,觉得这个包子脸聒噪又烦人,一天到晚安排什么班级活动,还是那种全班都要积极参与的,让小顾不胜其烦。但是在顾妈妈的威逼之下,他被迫同意了。

戚妈妈也告诫小戚,如果不听小顾的话,不把成绩提高,明年过年就甭回家了。

于是班级里就出现了特别诡异的场景:惜字如金的顾惜朝一下课,就高举作业本,朝半个身子已经冲出教室的戚少商大喊一声,然后脱缰野马一般的小戚就被勒紧缰绳,乖乖回到座位听小顾讲题。

久而久之,小戚觉得小顾真是面冷心热,题目讲得又快又好,自己连续三四次听不懂他也不发脾气。最重要的是,小顾睫毛长长,嘴唇软软,在白炽灯下分外好看,怎么看都看不厌。尤其是每次讲完题,微微抬头,琉璃一样的眼珠子盯着自己,戚少商真是魂都飞了,脑子里三角形勾着手跳舞,上头写着四个大字:勾股定理。

其实小顾每次看见小戚那副呆滞的面孔,心里想的是:这个傻包子怎么又没听懂,脑子里装的是蒸屉吗?只长个子不长脑。要不是妈说不把他教会今年过年不用回家,我早把书扣他脑袋上了。

文娱委员息红泪看到他们俩这副相亲相爱的样子,喜滋滋地向班主任提议:不如就把他们换成同桌,有助于共同进步。班主任欣然同意。息红泪蹦蹦跳跳从办公室出来,想,这样自己和小妖就不会成为大家八卦的焦点了,我真是蕙质兰心。

一转眼,艺术节又快要到了,今年还是没人愿意上台演话剧。息红泪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班会上大手一挥,宣布今年的演员从班委里选。

顾惜朝一听,脸都绿了。选什么啊选,他最恨的就是在一堆人面前装腔作势。他又想起上回运动会,自己被他们强行穿上lo裙戴上大波浪假发的经历,趁着息红泪还在台上展示剧本,赶紧转身就要溜。

哎,惜朝你跑什么啊,红泪说了要抽签定演员的。戚少商二话不说拉住顾惜朝。

他嗓门大,半个班都听见了,全都转过头来,盯着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顾惜朝。

哎呀,既然顾惜朝同学有急事,那我们就先来抓阄好了。

顾惜朝一想,班委这么多人,自己运气应该不会这么差吧,就算被选中,也应该是小花小草什么的。他摊开纸一看,一个蓝点儿,往边上看了看戚少商的,一个红点儿。

感觉不是什么大角色嘛,连名字都没写。

他正琢磨着呢,台上的息红泪发话了:抽到蓝点的同学请起立,你将是王子的扮演者。

顾惜朝脸色一僵,看着纸条正中央的蓝点,自我安慰:还好还好,至少性别是对的。海的女儿嘛,王子也没什么戏份,闭着眼睛就过去了。

那抽到红点的同学请起立,你是人鱼公主的扮演者。

……别吧。

顾惜朝僵硬地低头看着戚少商,戚少商僵硬地抬头看着顾惜朝。

不会吧,肯定不会是戚少商手里那张吧,总归给我一个女孩子吧?

戚少商环顾四周,发现除了自己,别人都是一副不为所动的表情。他沉默了一会儿,从座位上站起来。

教室里一片寂静,戚顾两人面面相觑。

然后全班爆发出掀翻屋顶的笑声。

顾惜朝心如死灰地想,自己刚刚到底在幻想什么,自从遇见戚少商,自己的运气就大盘跳水,一落千丈。

他看着莫名开心的戚少商,觉得他的圆脸又丑恶了几分。

如果要我遇到这样的人鱼公主,不如直接淹死在海里算了。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顾惜朝无数次抗争,然而完全没有对息红泪坚固的心理堡垒产生任何冲击。反观戚少商,这个本该因为反串而奋起反抗的人却总是一副喜滋滋的模样,完全没有赶鸭子上架之嫌。

顾惜朝问戚少商:你不别扭吗?

戚少商义正词严:这是为班级做贡献,别扭也得克服。

顾惜朝看了一眼他充满威严的圆脸,又看了看他提起的裙摆,既想哭又想笑。

这个家伙还真是非常有集体荣誉感啊。

然而顾惜朝显然是误会了戚少商,实际上他想的是,我居然能跟惜朝演一对,感谢红泪你替我圆梦啊!惜朝穿上那身西服该多好看啊,我还可以跟他跳舞呢,说不定还能搂一把腰什么的,女装就女装吧。

由此可见,爱情对人的智商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尤其是那种本来脑子就不太灵光的。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排练走位也都差不多了,唯独顾王子难改面对戚公主的一张臭脸。

行吧,臭脸就臭脸,反正观众也看不出来,说不定还当王子是傲娇呢。息红泪无奈之下,只得默许顾惜朝无声的抗议。

顾惜朝身为王子,不仅仅要穿西装束皮带,还要戴上卷卷的假发,勾勾绕绕一直垂到肩头。他冷着一张脸,质问给自己上妆的阮明正:这头发是女式的吧?我明明是王子,为什么要留长发?

阮明正轻咳一声,正色道:这是时尚,人家把目光集中到你的头发上,就没人看你的脸了,你说对吧?

顾惜朝觉得她说得有几分道理,点点头,走到后台候场。没等一会儿,远远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他一回头,看到一红发女子朝自己蹦过来——之所以是蹦,是因为对方的腿包在一团绿色的鱼尾里。

顾惜朝的脸登时就青了。

戚少商在顾惜朝眼里像袋自动弹跳的土豆,咕噜噜一路滚到自己面前,临了还非常风华绝代地甩了甩散到眼前的假发,笑出一口大白牙。

惜朝呀,很快就要我们上场了哦。

顾惜朝看着红色的假发,粉色的唇彩,裹住胸口的大片塑料海草,还有从腰开始延续到脚尖的墨绿色鱼尾,觉得戚少商的形象就像根棒槌,从天而降砸在自己后脑勺上。

他强忍住想要逃离现场的冲动,点了点头,心想:没事,只是五分钟而已,很快就结束了。

但是他还不明白,为什么老话常说:天不遂人愿。




TBC.


评论 ( 6 )
热度 ( 28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