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桃李春风(二十)

前文:

【戚顾】桃李春风(十九)



桃李春风(二十)

戚顾竹马



戚少商呆立在原地,眼睁睁看着顾惜朝拖着诡丽染血的青衫蹒跚而去,像是一支断了墨的狼毫笔,在地上划下一道干涸断续的血迹。他颤抖瘦削的身影幽灵一般晃到地平线的尽头,最终坠落下去。

仲夏的风滚着暑气,黏糊糊地扑在戚少商的身上,无端端让他觉得寒彻心扉。他的心好像也随着顾惜朝的背影,扑棱一声落到了地上。

四个月前两人初识,少年赤忱只用一夜就足以饮尽金波。那时春风正好,自己从楼上向下望去,那么恰好就望见了桃花深处款款来的顾惜朝,满心的欢喜只欠捧到手里,一字一句数给他听。

清瘦的茶幡飘飘卷卷,自己还曾握住这柄青龙,信誓旦旦地承诺:从此以后一直陪着惜朝,不让他受一点苦。

我会一直陪着他,这句话又是谁说的?戚少商大口喘息着垂下眼眸,心里仿佛裂开一样疼痛。他看着手里淌血的青龙剑,它也跟随戚少商的真气波动微微颤栗,好像也在为之哀鸣。顾惜朝的鲜血沿着它锋利的刃边滴落在石板地上,顺着石缝的凹陷汇集在血泊里,最终同枉死的霹雳堂弟子们的血混在一起。

谁的血不是血,谁的痛不是痛?

有暗箭伤人,我便挥剑断箭;有明枪直指,我便提刀斩枪。这句话不也是自己说的么?可偏偏让惜朝伤得最重的就是自己,让他从此难逃江湖恩怨的也是自己!

自己对他如此情深,为什么他却总是有所保留,又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多年的兄弟痛下杀手!自己的一片真心难道就这么廉价,这四个多月以来的嬉笑怒骂,难道全是做戏,只为了所谓的江湖名利,只为了在江南一战中一举夺魁吗?!

戚少商伤极、痛极、恨极又爱极,他跪倒在地,撕裂般仰天长啸,剑气盘旋,在门柱上剥下几道深痕。

呼啸声之间,昏迷的雷卷和息红泪转醒。看着悲痛欲绝的戚少商,息红泪忍不住开口:“少商……”

戚少商猛地回头,一双圆眼通红得吓人。息红泪从未见过这样的他,下意识瑟缩了一下,大着胆子继续道:“少商,我和卷哥被点了穴……”她话音未落,戚少商便倏地站起身来,死死盯着她。息红泪禁不住噤声不语,默默看着他。

良久,仿佛突然回了魂似的,戚少商机械地走到雷卷和息红泪身边,替他们解开穴道,同时又扶起雷卷的腿,细细查看。他闷声不响,息红泪也不好搭腔,只在一旁静静端详着他。

“这针法我不会解,”戚少商木木地说道,“如果惜——”他迅速闭嘴,可脸上还是流露出难掩的痛苦。

“少商,你也知道他就是个邪魔歪道,何苦为了这种魔头伤神?”息红泪大着胆子吼出声。

“不是的,惜朝他不是!”戚少商本能地反驳,可看到这满堂血色,连他自己都没法说服自己,只得蔫蔫地垂下脑袋。

“如果他不是被你抓了个现行,你又怎么会伤他?!”息红泪的质问像钢刀一样插进戚少商的心口。

“我不是……惜朝他不会……”戚少商紧闭双眼,不愿意看息红泪和雷卷咄咄逼人的迫视,扭过头却又看到身首分离死不瞑目的穆鸠平,愤愤锤地。

他转过头逼视息红泪:“红泪,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杀了大家?!”

息红泪余光一扫满地尸体,不忍地闭上双眼:“我也记不太清楚,只记得一道迷烟,然后是一个女人,紧接着是魔功和神哭小斧,再接下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魔功?可是惜朝已经很久不用魔功了,”戚少商拧紧眉头,面带犹疑,“自从学了陶大哥的内功心法,惜朝体内的阴寒功夫散去不少,怎么会……”

他转而看向雷卷:“卷哥,你还记得多少?”

雷卷沉吟道:“迷药是鱼池子特制的,伤我的针法也是。而神哭小斧传说只有九幽和他的小弟子会使,所以就算不是顾惜朝,也是他的同门。”

“可是成为九幽弟子并非惜朝本愿,”戚少商捏紧拳头,“何况他还答应过我不再回鱼池子的。”

“少商,经此一事难道你还不明白么,邪魔歪道的话一分也不能信,不然就是要豁出命的代价!”

“是啊!这血债他鱼池子人人有份,岂能因为你的私情免除一二!”

戚少商眼神飘忽,心神不宁,心中还有满满的犹疑。可满腔仇恨的息红泪和雷卷恨不得用刀抵在他的脖子上,逼他同顾惜朝恩断义绝。仇恨、困惑和难舍的依恋把他的脑子搅成一团浆糊,耳畔咒恨盘绕,更让戚少商头大。

他一拍剑,睁开半是清明半是混沌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一定会查清这件事。如果和惜朝有关,我绝不放过他;若和他无关,我用我的命去偿他!”

他赌誓刚完,又是一人飞身而入,落在戚少商面前,二话不说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臭小子,你是真傻啊?!”来人正是陶钧文,他脸颊上还带着血痕,浑身上下却真气震荡,剑指直冲戚少商的眉心而来。

戚少商不服输地瞪着他,抬起头迎着他的剑招。

眼看剑气就要穿透戚少商的眉骨,陶钧文猛然收手,振袖大怒。

“不杀你小顾会伤心,杀了你小顾更伤心!你真是个混球!”

“可是鱼池子的确杀我霹雳堂弟子,我不得不……”

“说你笨你还真把自己当失心疯啊?小顾怎么加入鱼池子的你不知道吗?他怎么待人接物的你看不懂么?他怎么会伤害跟你有关的人!”

他这话恰巧说中了戚少商的心声,他如遭雷击,垮坐在地。

良久,他喏喏开口:“陶大哥,卷哥的腿……”

陶钧文雷霆大怒,往后跳了三步,死命摇头:“不分青红皂白,死了也活该!”

此言一出,戚少商更像是被人抽了骨头,埋着脑袋没有一点儿精气神。陶钧文看不过他这副哀切的样子,嗖嗖几指,逼出三根银针。

他捏着银针,眼露凶光:“娘的,九幽这老东西,祸害上一辈不够,还想把手伸到小辈这里来么?!”说罢,他一把扯起戚少商的领子,身影如电。

“臭小子,跟我一起去把九幽的老巢给掏了!管你什么深仇大恨儿女私情,我一并把你结了!”





TBC.

陶大哥替大家揍一下小戚













评论 ( 6 )
热度 ( 21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