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桃李春风(十九)

前文:

【戚顾竹马】桃李春风(十八)



桃李春风(十九)


戚顾竹马


顾惜朝心中有气,足不沾地跑了十几里,见戚少商迟迟没有追上来,更是忿忿,青衫广袖被真气鼓起,一掌击在路旁的垂杨柳上。

碗口粗的柳树在他掌法相接处咔嚓一声裂开,随即应声而倒,抖落柳绦上的一络红绸。

“师姐?!”顾惜朝惊讶地上前探看,柳树上果然留着英绿荷特有的记号。

“算算日子,离江南之约也不远了。既然师姐来了,那么九幽这老妖怪就一定会到。”顾惜朝在原地转了几圈,暗叫不好:“糟了,戚少商和那帮子人有危险!”

他的身子一扭,腾到另一棵树顶,远远就看见陶钧文提着个酒葫芦朝自己奔过来。顾惜朝振袖而起,三两下落到陶钧文面前,拦住他的去路。

“陶叔叔!”

陶钧文大奇:“你不是被戚小子气跑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顾惜朝不置可否,抿了抿嘴:“陶叔叔,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你在这儿等着戚少商,告诉他去楼外楼找我!情况紧急,你可千万别玩笑!”

“嘿,真是怪了,这俩小子闹的是哪一出?”陶钧文对着酒葫芦畅快一饮,“管他呢,在这儿等着戚小子就是了!”

这么想着,他横坐在柳树下,歪着脑袋咕噜噜喝起酒来,暖风和煦,金波爽口,陶钧文望着眼前的一片好风光,竟有些昏昏欲睡。陶钧文伸了个懒腰,“吧嗒”一声折断了背后靠着的树皮,他的神经一挑,立时清醒过来。

“哟,没想到还有人愿意下血本暗算我这个老头子呐?”陶钧文一跃而起,闪过几蓬银针。

他捧着酒葫芦,不住往嘴里丢花生米,一边上蹿下跳,一边叨咕:“小顾的手艺真是好……哎,你们到底打不打,我的花生米都要吃完啦!”

对方显然憋足了劲不出声儿,三十六路暗器轮番上阵,天上地下几乎让陶钧文退无可退,只得接连应战,挑飞的暗器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嘿,你们这到底是什么路数,要打就打,这么纠缠我是什么意思?”陶钧文摸了摸下巴,“难不成是我名声未老,被哪家妖女惦记上了?”他哆嗦了一下,搓了搓手臂,“哎,还是算了吧,我的心里永远只有一个人,你们就别肖想了!”

他言语之间虽是调笑,心中其实隐隐有些不安。这批刺客分明不是来取自己性命的,反倒像是把自己逼离大道,不想让自己和戚少商碰面。他暗叫不好,脚下用劲,一招梯云纵已使到一半,却又被对方的刀网压到地头上。

糟了,这下子真遇不上戚小子了!

这厢陶钧文陷入困战难以脱身,另一边戚少商早已追到路口,看见击倒的杨柳和脚印。虽然心存疑惑,但他还是循着顾惜朝的脚步,赶回楼外楼。

方才还喧嚣热闹的客栈此时却一片死寂。

匾额被利器削去了一角,空气里还残存着一股杀气。可客栈却大门紧闭,像是一头蛰伏的巨兽,等着戚少商走进它的深渊巨口里。

戚少商提了提手中的剑,深吸一口气,缓缓推开了大门。

满目猩红。

血液泼漆一般刷满四壁,浓重的血腥味在空气里发酵成一股骇人的气息,让见惯了生死的戚少商也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他轻轻踏在石板面上,脚底打滑。

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点害怕,害怕看到自己心底隐隐的猜测。他不敢往前走,却不得不往前走。

戚少商屏住呼吸,颤抖着抬起视线。在一片衰破的桌椅残片之中,萎顿着一个青色的身影。他背朝着戚少商,跪坐在地上,平日清丽的青衫现下看来却销黯沉郁,衣角浸泡在血泊里,深色的液体给外衣染上了一条边廓。

他好像有所感应似的,恍惚回过头,望着一脸愕然的戚少商。戚少商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被抽出来,劈头盖脸地倒在自己身上。

“……惜朝?”不会是他,一定不会是他,惜朝一定只是碰巧回来,他——

顾惜朝听见呼唤,下意识松开紧攥的手,手上的神哭小斧“咣当”落到地上,清脆一响。他好似突然回过神来,惊惶地站起来,摇着头:“戚少商,你听我说,不是我……”他急于起身,膝上卧着的尸体便囫囵滚到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那正是肩上插着神哭小斧,身首分离的穆鸠平。

戚少商的脑袋嗡的一声,彻底失了神智。

你难道忘了自己南下就是为了铲除邪教吗?

你敢保证他手里没沾过名门正派的血?

惜朝他绝不是你说的魔头!

戚少商举目四望,觉得这满堂血色都好像落在自己手心里。

顾惜朝!

“顾惜朝!!”

戚少商双目通红,破空一剑邪魔无阻,倏忽之间就到了顾惜朝胸前。他扬斧一挡,神哭小斧呼啸而去,恰好落到昏迷的雷卷和息红泪跟前。

“……卷哥,红泪。”戚少商往日深情明亮的大眼此时却黑得令人害怕,无知无觉地盯着顾惜朝。

“戚少商,你听我解释,我——”顾惜朝话未说完,一口血就呛上喉咙,溅了戚少商一脸。他诧异地低头,自己为戚少商打造的青龙剑直直插在自己的肩膀上,剑气震穿了经脉。

戚少商一瞬间清醒过来,低喊一声“惜朝”,颤抖着手松开剑柄,正要上前扶住摇摇欲坠的顾惜朝,却被他一晃身躲过了。

顾惜朝哀切地看向戚少商,空手捏住剑身,一点一点把青龙从自己身体里拔出来。他垂下眼眸,盯着胸前的暗红,再次呕出一口血来。

“我没有想躲你的,戚少商,我没有想……”顾惜朝踉跄后退,险些被绊倒,他哽咽两声,神情凄惶,“你不信我,你居然不信我……你凭什么不信我?!”

“果然世上没有人会信我,是我蠢,是我太蠢!”

他脸上血泪交错,几近癫狂地大笑着,跌跌撞撞冲出了客栈。






TBC.


中年作者沉迷超回无心写文,这两天连环饭局,昨天今天两天才写了这么一点

嗯,大家过年好,虐是甜的前兆!


评论 ( 26 )
热度 ( 36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