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竹马】桃李春风(十八)

给大家拜个早年!最近在写另一篇中篇,所以忽略了这篇( ´▽`)

前文:

【戚顾竹马】桃李春风(十七)



桃李春风(十八)

戚顾竹马

 

雷卷见戚少商伫立原地,望着顾惜朝离去的方向,呆呆地发愣,心底油然而生一丝不详之感,三两步走到他身边。

“小老幺,你跟姓顾的是怎么认识的?”

戚少商如梦初醒般一震,一脸郑重道:“卷哥,既然霹雳堂里没有什么大事,那我就先走一步了。”说罢双足轻点,气息凝聚,却被雷卷抓住了胳膊。

他一个擒拿手,将毫无防备的戚少商扣在原地,怒道:“你走去哪里?还要去找那小魔头么?!”说话间便点了戚少商身上几处大穴,阻了他的真气流动。

戚少商大急,本来已经够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拧起眉头,辩解道:“卷哥,惜朝他不是魔头!”

“就算他不是魔头,如今他已然伤愈离去,你去追他做什么?”雷卷言之凿凿,“你的未婚妻都在这里,你还想去哪儿?”

一时之间,戚少商竟无言以对,他憋了半天,憋出闷闷的一句话:“这件事,我会给个交代的。”

“少商,你——”息红泪在一旁气得双腮含春,一双美目里波光流转,下一刻就要落下眼泪来。

“红泪,”雷卷抬手止住了息红泪的质问,继续逼问道,“那江南之约呢,你难道忘了自己南下就是为了铲除邪教吗?”

“卷哥,我……”

“既然你没忘,为什么和九幽的徒弟同进同出,称兄道弟?小老幺,我是送你出门历练,不是要你被江湖声色迷了眼!”

雷卷这一番咄咄逼人,问得戚少商张口结舌,埋下脑袋不敢看人,神色慌乱,也不知心里做什么盘算。半晌,他才捏紧拳头,斩钉截铁回答:“卷哥,惜朝他绝不是你说的魔头,我从没见他伤过不该伤的人——”

“他跟你在一起时安分守已,可以前呢?”戚少商的倔强让雷卷更是怒不可遏,“你敢保证他手里没沾过名门正派的血?要是以后他遇上了仇家,你怎么选?”

戚少商痛苦地摇摇头,倒退两步:“惜朝以前如何,不是他能控制的,我只知道,我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他悲愤地望向雷卷,“卷哥,你以前一直说,江湖人至情至性,难道我连追寻自己的愿望,选自己喜欢的人的权利都没有么?!”

他一声低喝,浑身上下真气震动,眨眼之间就震开了封住的穴位,扬起一掌拍向面前的桌椅,趁着它们坍塌混乱的空儿,翻过挡在面前的霹雳堂弟子,瞬息之间便奔到几里之外。

“小老幺——唉!”雷卷望着戚少商黑点儿大小的背影,重重叹了口气。

“卷哥,少商他……”息红泪更是泫然欲泣,她从小便是众星捧月,哪里受过这般委屈?如今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悔婚,抽出腰间的小刀几欲自绝。

“红泪,够了,你也不用闹了,”雷卷一掌劈下息红泪手中匕首,“我相信小老幺是一时鬼迷心窍,到时多劝劝就好了。”说到这里,他突然一顿,言辞之间带上了忧虑,“只是不知道那个顾惜朝跟小老幺亲近,意欲何为,只怕意图不轨。”

息红泪更是焦虑:“那我们赶紧追上少商,给他提个醒啊!”

“恐怕不行,”雷卷苦笑,“不知小老幺这半年多来经历了什么,如今内家功法雄厚,外家剑法灵动,造诣不在我之下。这招轻功更是你我难比。”

“那怎么办?”

“无妨,如果顾惜朝真要去为九幽助阵,半月之后必到孤山脚下赴约,到时我们一举揭露他的真面目,好让小老幺彻底死心。”

“好,”息红泪点点头,“那我现在就去收拾行李,我们趁早准备出发。”她话音刚落,一支冷箭破空而来,息红泪侧身闪过,长袖一甩,指尖夹上两支伤心小箭。

“什么人!”她娇喝道。

“听你们盘算了这么久,我都替小师弟不值,”一位红衣女子扶了扶发髻,香肩半露,柔若无骨地倚在门框上,“你们真以为鱼池子这么好欺负?”

雷卷神色一紧,道:“鱼池子,英绿荷?”

“哎,还是这位有见识,”英绿荷漫不经心地剔着指甲,笑得风情万种,“小妹妹你还是多历练几年再出来玩吧。”

“鱼池子的人来这里做什么?”雷卷警觉道,暗自探知起四周,“我们的约战在半个月之后。”

“既然是魔教,我们有必要守约么?”英绿荷娉娉婷婷地走入大堂,趁一干人等不备,抬手扬起一道绿烟,“我来这里,自然是为小师弟出气……”

“糟了,她下毒!”不知是谁先喊了一声,大堂内外的名门正派纷纷吐血,双腿不支,坐倒在地。

“不过可惜,我不能杀了你们。”息红泪眼前阵阵模糊,好似一团黑雾从四面八方晕上来,剩余的视线里只有英绿荷越凑越近的脸,以及不怀好意的双眼。

“但让你们吃点苦头,我还是——”

一柄飞刀突如其来,擦着英绿荷的脸颊,没入她身后一个侠客的胸前,血点飞溅到她的脸颊上。英绿荷愕然回头,却发现一个高大的身影立在门口,黑袍将他的身体重重包裹起来,连唯一裸露在外的面庞也被铁面具覆盖住。

“……师父。”英绿荷一惊,连忙退到九幽身边。

“嗯,”九幽扬手,又拍碎了一人的胸骨,“顾惜朝呢?”

英绿荷一阵发怵,不敢与他对视:“小师弟还未找着。”说完,她心惊肉跳地瞥了一眼血洗过一般的大堂,诺诺道:“您不是说不要杀了他们……”话未说完,英绿荷就像只折了翅的蝶儿似的飞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我做事,用得着跟你解释吗?”九幽厉了英绿荷一眼,“顾惜朝不是一直想跑吗?我倒要看看,他能跑得多远。”他一脚踩在昏迷的雷卷的腿骨上,连发三针,重创其经脉。

“找了个霹雳堂的小子当靠山是吧,还真以为自己是正派之后了?他能骗得过自己,也要别人肯信,”九幽大笑着飞身而出,桀桀好似夜鸮的哭号,“我要他一辈子都只能跟我一起呆在地下!”

 

 

 

 

 

 

 


评论 ( 13 )
热度 ( 35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