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竹马】桃李春风(十六)

前文:

【戚顾】桃李春风(十五)




桃李春风(十六)

戚顾竹马


顾惜朝只觉得后背一股撕裂般的疼痛,双膝一软跪倒在地,还没等他摔到地上,戚少商已经揽住了他的肩膀,飞快在他背后点穴止血。

“惜朝,你怎么样?”

顾惜朝勉强咧开嘴笑笑:“还好,一时半会儿死不了。”说罢便闭了眼,低低喘息着调节疼痛。

“你……”戚少商又是心疼又是恼火,轻舒猿臂,把痛得发抖的顾惜朝横抱了起来。

和林天仇激战正酣的陶钧文分神一瞥,顾惜朝竟半身被血浸透,软绵绵地躺到在戚少商的怀里。他大怒,喝道:“傻小子你是白痴吗,我把小顾交给你是让你做挡箭牌的?!”

戚少商被骂得一愣,更是自责,眼见着胡清烽还要攻上前来,一股纯阳真气从腹腔之间难以遏制地翻涌起来,竟引得腰间别着的青龙剑铮铮而鸣。

眼前顾惜朝失血苍白的面孔和身后浓郁的杀气两相叠合,渐渐让戚少商难以控制体内真气,他踉跄着跪倒在地,却死也不愿放开怀里的顾惜朝。

“啊!!”

戚少商一声长啸,七经八脉五窍之中竟迸发出浑浊稳健的真气,击碎了飞身上前的胡清烽的胸骨。他就像是在水下炸开的炮仗,空气中被他的力道推开的波纹一阵接一阵,和远处对峙的林、陶两人相撞,竟毫不逊色。

“傻小子,还不走!”终于得以脱身的陶钧文大喊一声,一脚踹中了林天仇的心口。

戚少商方才泄了一波真气,额上带汗,大声气喘着站起身来,但脚步之间却是异常轻盈,三两下就站到了远处的飞檐上。

“好小子,没想到把我的心法和神棍的丹药贯通到如此程度,”陶钧文同样落到他身边,赞道,“真是难得一见的奇才!”

被夸赞了的戚少商却阴沉着一张脸,只顾抱着顾惜朝向前奔跑,直跑到当时两人被俘的钱塘江边才歇脚。

”喂,臭小子,你跑这么快做什么?”

戚少商深深看了陶钧文一眼,随即低下头去,温柔地揩去顾惜朝脸上的汗水,小心翼翼地揭开他的前襟,一点一点地把外衣从伤口粘着处拉下来。他动作已是极轻,可顾惜朝还是随着他的动作一颤一颤的,捏紧了他的衣袖不肯放开。

“惜朝……你怎么这样傻?”

“姓顾的,都是情痴,”陶钧文叹了一句,递上一瓶上好的金疮药,“赶紧给他敷上吧。”

戚少商点点头,刚想脱下顾惜朝身上最后一层里衣,没成想原本安安静静的顾惜朝突然挣扎起来,神色之中带着惊骇,口中喃喃:“不要……不要看……”

戚少商有些疑惑,但只当顾惜朝受伤之后心绪不宁,于是软言安慰道:“惜朝,没事了,我给你上药而已。”

顾惜朝一听到戚少商的声音,挣动得更用力了,原本已经绷紧的伤口再次裂开,血流不止。

“这……”

戚少商求救似的看向陶钧文,陶钧文叹了口气,蹲下身来对着顾惜朝说:“我知道你不想让他看到什么,可是你想想,你瞒得了一时,瞒得了一世吗?他迟早要知道你是什么人。”

此言一出,顾惜朝顿时浑身僵硬,攥着袖子的手也微微松开。

戚少商见顾惜朝不再挣扎,终于顺利地脱下被血浸透的里衣,顺着伤口一路往上施药,到了肩头,手下一顿,愣住了。

“看见了,对吧?”顾惜朝的声音低沉而喑哑。

“惜朝,你——”

戚少商说不出话来——他没法去质问顾惜朝,更没法欺骗自己的眼睛。顾惜朝莹润如玉的肩头上,趴伏着一圈妖娆诡谲的咬尾鱼,浸没在嫣红的血腥气里,更显恐怖惑人。

“鱼池子,是我长大的地方,”顾惜朝侧过头,神情麻木,“我也是个魔头,你要杀的话,就杀死我好了!”说罢他奋力一推,让自己挣离戚少商的怀抱,又狠又艳地瞪着他,“你不是名门正派么?我骗了你这么久,你怎么不杀死我?!”

戚少商傻呆呆地坐在地上,一时间没回过神来,看着顾惜朝血淋淋的后背,禁不住靠近几分,扶住他的胳膊:“惜朝,你的背……”

“不要你猫哭耗子假慈悲!”顾惜朝的怒火里带着浓稠的哀伤,“我骗了你这么久,现在你知道了,我是个魔头,你为什么不生气!”

“惜朝,你不要这样,惜朝……”戚少商不顾顾惜朝的挣扎,把他搂进怀里,“我不管你是谁,你就只是顾惜朝。你对我这么好,连命都可以不要,你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是最好的顾惜朝。”

顾惜朝浑身一僵,颤抖着手抚上戚少商的后背:“从来没有人这样对我过……戚少商,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为什么?”他把脑袋埋在戚少商的胸前,连带着这质问都显得柔软委屈。

“因为我喜欢你,”戚少商抱紧了顾惜朝,“因为戚少商喜欢顾惜朝!”

“惜朝,你就算是魔头,也是全天下最好最好的魔头!”

戚少商话音刚落,便觉得自己背后的布料被顾惜朝抓得更紧了,肩头濡湿,不只是汗还是泪。

“咳——咳!”陶钧文不轻不重地咳了一声,惊得戚顾两人连忙分开。

“行了行了,抱也抱过了话也说通了,现在咱们可得赶紧离开这里,”陶钧文斜睨了一眼满脸通红的两人,“漕帮可快要追上来了。”

“那我们就一起去‘楼外楼’小住几日吧?正好离我南下之约只剩几天了,等到卷哥和红……”戚少商不知想起什么,突然顿住不往下说了。

“也好,那就去楼外楼吧,”顾惜朝瞟了一眼神色不宁的戚少商,“谅漕帮也不敢去那里虏人。”说着,他却暗自握紧了拳头,不安地想:戚少商,你怎么能有事瞒着我?

陶钧文抚掌大笑:“好好好,我听说楼外楼集杭州名菜之大成,这次去可得饱饱口福!”

于是三人一拍即合,朝着城西走去。





从钱塘江边走到西湖.....实在是很远啊,请大家无视这个bug,毕竟轻功...轻功!

评论 ( 7 )
热度 ( 28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