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戚顾】桃李春风(九)

前文:

【戚顾】桃李春风(八)


桃李春风(九)

戚顾竹马



戚少商吃得肚子滚圆,舔了舔嘴唇回味着顾惜朝的好手艺,转头又看见一人高的柴垛,从腰间抽出豁了口的柴刀,长叹一声:“要是有青龙在,我一定不会劈得这样辛苦。”

他正兀自愁苦地喃喃自语,不曾想柴房屋顶传来一声讥笑:“小子功夫不上道,反倒赖柴刀不好使!”

戚少商下意识回嘴道:“你说得容易,有本事你用这把破刀劈劈看!”

屋顶那人欣然应道:“劈就劈!”说罢便呼啸而下,戚少商只觉得手上一松,柴刀早已被一棕衣人捏在手里,对方足下如点清风,左袖真气凝涨,随手一扬便掀起了二十几块木桩,继而抬起柴刀在木桩之间左右腾挪,戚少商还来不及看清他的身影,墙角便横七竖八丢了一堆的木柴。

“好功夫!”戚少商拍掌叫好,向来对高妙功夫感兴趣的他双眼晶亮,面上满是钦佩。

“嘿嘿,你只会喊‘好功夫’,却连我这功夫半点精妙都说不出,小蛇也要学天上的大龙嘶嘶叫么?”

戚少商的好胜心被激起,却仍旧不亢不卑走到那位高人面前,绷紧了脸,道:“前辈比我大上两轮,自然功力超凡,非我这般小辈能捉摸得透。但是我戚少商并非下里巴人,前辈是把真气灌注到柴刀之上,以无形剑代有形剑,在剑术上已是登峰造极。”说罢,他抬起头,用极真诚的眼光看向那位行为古怪的棕衣人,“既然前辈嫌我功夫差,不如教我这砍柴的功夫,好让小辈过了这一关?”

那位棕衣人受了戚少商这一番恭维,十分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忽的皱起眉头:“我都帮你劈了这么多柴,你竟没有报酬给我?”

戚少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这位前辈思维怎的如此跳脱,只得窘迫地抓抓脑袋,道:“我是被漕帮抓来的,剑也丢了,身边银两也都给了惜朝……”

“没用没用,真是没用,连胡清烽都打不过,丢死人了,”棕衣人嫌弃地摇了摇头,吸了吸鼻子,谄笑道,“我看见刚刚那个小鬼还给你送了点心,不如你把它们当作报酬,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戚少商皱起眉头,摸了摸胸口带点儿温热的糕点,踌躇道:“可是,这是惜朝给我……”

“可是什么可是!”没成想棕衣人伸手一揽,便把戚少商怀里的点心给摸了去,喜滋滋道,“哎呀那小鬼的手艺实在太好,方才我在屋顶看你们吃饭,馋得差点儿把舌头咽下去,现在终于吃到嘴里,果然是闻着香,吃着更香!小子,你可有个好老婆!”

“咳——咳咳!”戚少商一口口水呛在喉咙,满脸通红,嗡声道,“前辈,惜朝是个男子……”

“男的女的又有何妨?在一起好过日子才是实在。”棕衣人把松软酥脆的点心塞了满口,说话间还有些碎末喷到戚少商脸上。

他说得这般耿直,戚少商竟觉得无言以对,只得哀怨地看着他把软布上的点心吃了个精光,连碎块也不剩下。对方好像察觉到他的眼神,心虚地把手收回袖子里,轻咳一声:“咳,看在你把点心都给我吃了的份上,我陶钧文便把这手剑法教给你罢!”

戚少商闻言,原本忿忿的神情顿时变作诧异,低喝道:“您是‘天下第一奇剑’陶钧文?!”

“什么奇剑不奇剑的,听着总像是在骂我,小子,你要跟我学剑法,便别搞这些门门道道,叫我陶大哥就好了。”

“啊?”戚少商一时间没能理解这般惊世骇俗——陶钧文是十五年前席卷武林的剑术高手,自己如何能跟他称兄道弟?

“啊什么啊,我一看你就呆头呆脑的,早知道我把那个会做饭的小鬼捉回家,要他做我徒弟得了!”

“不行不行,你不能把惜朝带走,”戚少商慌忙摆手,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有些小气,“你要带,得带我们两个一起走!”

陶钧文斜睨着眼,上下来回打量戚少商,白了他一眼,手中的柴刀拍上他的手背,道:“谁要带你们俩个拖油瓶?赶紧学剑,不学完不许砍柴!”

戚少商心中叫苦不迭,只得接过陶钧文丢来的柴刀,垂着脑袋洗耳恭听。

“普天之下,剑法可谓汗牛充栋,自诩剑客者也是多如牛毛,但剑法卓绝之人不过尔尔,我用一双手就数的出来,”陶钧文得意地迈开步子,围着石桌走来走去,“但是剑客的剑法再好,宝剑在他们手里也不过工具,杀人的剑是庸剑,诛心的剑才是宝剑。”

“诛心的剑,才是宝剑……”戚少商喃喃道,低头看向手中破烂的柴刀。

“对,剑要诛心,你知道该怎么做么?”陶钧文说起剑术,整个人神采焕发,见戚少商茫然摇头,继续道,“我想你也不知道,诛心的剑,要美,要快,要无情,又要多情。”

戚少商皱起了眉头,举起手中的柴刀,问道:“可是前辈,这柴刀既不美也不快,你如何能让它成为一柄诛心的剑?”

“诛心不在剑身,而在剑客,”陶钧文拾起桌边一枚落叶,飞射出去,“你若意在诛心,天下尽是诛心剑。”

“意在诛心,天下尽是诛心剑……”戚少商似懂非懂地咀嚼着这句话,眼神一亮,扬脸笑道,“前……陶大哥,我有些懂了,能劳烦你再演示一遍方才的剑法吗?”

陶钧文抚掌而笑,道:“小子果真悟性不错,该在剑道上有所大成!方才只是雕虫小技,我现在给你看看我的真功夫!”

戚少商双目炯炯,朗声道:“好!”

陶钧文剑法精巧绝伦,戚少商天赋卓绝过人,不过一炷香的功夫竟把他的一套剑法熟记于心,挥起柴刀来有模有样。

陶钧文坐在一旁捻着下巴上的小胡须,勉强点头:“小老弟你还蛮有天赋,大智若愚大智若愚!”

正比划着剑法的戚少商转过头来,一副困惑的模样,问道:“陶大哥,你这剑法好生奇怪,使法怎么多是刀的劈砍和枪的戳刺?”

“哼,天下使剑者,皆囿于剑法,到头来不是他们在用剑法,反而是剑法在用他们。可是普天之下,刀枪棍棒剑都是一家,不分你我才是武学臻境。”

戚少商闻言,好似明白了些什么,抓了抓自己额前的碎发,道:“嘿嘿,我年纪小,见识也不广,学不来陶大哥你化用天下兵器,但是剑法我还是见过不少的,不如我就取各家剑法之精萃,自创一派。”他挥起柴刀比划着自己惯用的几家剑法,嘴里絮絮叨叨,“一蹴而就、一佛出世、独当一面……”他舞到这儿便接不下去了,陶钧文瞥了他一眼,没好气道:“一枝独秀!”

戚少商委屈地鼓起包子脸,把剑重重往下一划:“我又不曾上过峨嵋山,怎会知道峨嵋剑法?”

陶钧文剔了剔指甲,翻个白眼:“那群尼姑的剑法,还用学么?”说罢,他又叹了口气,道,“我最讨厌有人练剑半生不熟的,你给我过来,我再把‘猿剑二十四法’教给你。”

“噢……”










评论 ( 4 )
热度 ( 31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