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戚顾】桃李春风(三)

一个从小段子发展到连载的无逻辑段子合集(摊手

前文:

【戚顾】一个小段子

【戚顾】还是小段子




桃李春风(三)

戚顾竹马



戚少商坐在城门口的茶摊里,翻来覆去数着手掌里的六文钱。

一文拿来喝凉茶,两文拿来买烧饼,剩下三文等惜朝回来给他买包子。

他一边揉着咕噜噜直叫的肚子,一边小口小口地饮茶充饥。蛋黄色的余晖挂在茶摊的幌子上,拉了一长道的影子,落在孤零零的戚少商身边,颇有落魄潦倒的味道。可在戚少商眼里,这晃晃荡荡的幡子看起来跟油挂面差不了几分,他惆怅地咽了咽口水,继续把目光投向西边,心里默默念叨:惜朝啊惜朝,你再不回来,我就没命承你的情了。

这么想着,他又端起粗糙的陶碗,盯着一片茶叶都没有的茶水出神。正在他晃神的当儿,一个黑点自天际蹦出,在圆滚滚的落日里越奔越近,骏马疾驰衣袂飞扬,“吁”的一声在茶摊边上停了下来,的的马蹄扬起了一大片的尘土,迷了戚少商一脸。他眯着眼,模模糊糊看见一片青衣从马背上飞落下来,脸上登时点亮了笑意,急匆匆站起身来,一把抱住了风尘仆仆的顾惜朝。

顾惜朝在他怀里别扭地扭动着身子,嘟哝着让他放开自己,却不敌戚少商的满腔热情,最终只好作罢,乖乖趴在他的肩头。戚少商抱够了,依依不舍地松开怀抱,仔细打量起阔别三日的顾惜朝来——黑了一点,也瘦了一点,明明自己把银子都给了他,他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

见他终于放松了手臂,顾惜朝赶紧伸手挡在他胸前,双颊上还泛着点儿嫣红:“别抱了,我有东西给你。”说完就从马鞍上解下一团布帛包裹,在戚少商面前展开来,“宝石山上藏着一块天外陨铁,我替你找了来,到铸剑名士那儿炼了宝剑给你。”

“天外陨铁必定江湖上人人眼热,你没有受伤吧?”戚少商忽然紧张起来,生怕顾惜朝在自己面前昏倒过去。

“什么人人眼热,”顾惜朝撇了撇嘴,“这江湖上认识陨铁的我用一只手就数得过来,人人都以为这黑乎乎的石头不过一块填路石罢了!”

“哦,”戚少商松了口气,但又突然想到什么,慌忙打量起顾惜朝来,“可是你只带了三十两银子,哪里来的铸剑名士愿意替你铸剑?”

“谁说我用了三十两银子?”顾惜朝鼓着腮帮子,咣当一声把宝剑搁到豁了口的桌上,“我用的是黄金。”

戚少商瞪大眼睛,一脸困惑:“可我只有三十两银子……”

顾惜朝翻了戚少商一眼,端起他喝了一半的凉茶,三两口全都进了肚,随后长出一口气:“不然你以为我怎么去了这么久?区区一个铸剑的……喏,这里还剩了三十两金子,全都还给你吧。”

“啊,这怎么能行,我只给了你三十两,现在你还我这么多黄金,这……这不侠义!”

“你借我还,本不就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吗?你一天到晚把江湖侠义挂在嘴边,不嫌重啊?”

戚少商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只好拾起桌上的剑,把贴合严密的剑鞘拉开一条缝儿,初入世的宝剑竟在残阳下迸发出一道金光,继而铮铮而鸣,几欲越匣。

顾惜朝把玩着陶碗,看了一眼不甚矜持的宝剑,道:“原来它见了谁都这样乱颤,一路上我都不敢把它从马背上卸下来,也不知道是随了谁的性子。”

戚少商闻言,不知为何臊红了脸,眨了眨眼:“惜朝,它是见了你才这样哩!”说罢,顿了一顿,抿开一对酒窝,“它跟我一样,很喜欢你。”

“什么喜欢不喜欢的!”顾惜朝腾地站起来,脸上染了几分薄怒,薄怒里又沾了几分赧意,赧然里更带了些千转百回的欢喜。他故作凶恶地瞪大眼睛,威吓道:“以后不许说这种混账话!”

戚少商被他一叱,缩了缩脖子,点点头应承下来,转而又问:“惜朝,那这把剑该叫什么呢?”

“哼,我看它一天到晚没个安生,颤来颤去的,不如叫泥鳅好了。”

“啊,这……”也太不英雄气概了吧?戚少商把下半句话咽进肚子里,险些就要接受“泥鳅”这个乡土朴实的剑名,耳畔却响起了顾惜朝憋着笑意的话音:“喂,你不会真要叫它泥鳅吧?”

戚少商迷惑地看着笑得肩膀发颤的顾惜朝,抓了抓额发:“你不是说……”

“我说什么,你就听啊?”顾惜朝戏谑地反问道,“行了,名字我早替你想好了。虬龙以喻君子*,这柄剑又灵气逼人,不如就叫‘青龙’好了。”

“青龙——青龙,真是个好名字!宝剑宝剑,你以后就叫‘青龙’好不好?”

戚少商双手捧着剑身,借着昏暗的晚霞欢喜地颠来倒去的看,脸上的笑映得破落的茶摊都亮堂起来。顾惜朝在一旁看他这幅开怀的模样,也情不自禁绽开笑容。

“青龙青龙,你是惜朝带到世上来的,又是他给的名字,以后你就跟我一起陪着惜朝,不让他受一点儿苦,好不好?”

顾惜朝闻言,又板起了脸:“嗳,戚少商,我还了你的人情,你做什么还跟着我?”

“你是把三十两还给了我,可是你不仅送了我青龙剑,还给它起了名字,所以现在是我欠你人情,”戚少商一笑,眼里有些得意,“我这个人嘛,滴水之恩涌泉相报,是一定要跟着你还完人情的!”

顾惜朝翻了他一眼,撇过头去,露出泛红的耳尖,低低嘟囔:“真是个土匪。”他的话里虽有气恼埋怨,但眼波流转,怎么都不像是生气的模样。

他无奈地站起身来,冲一脸傻笑的戚少商低声喝道:“还不走,傻乐个什么劲!待会儿天黑了,连客栈都寻不着了。”

“好,好!这就走!”










“虬龙以喻君子,云蜺以譬谗邪”出自《文心雕龙·辨骚》,虬龙传说中指的是有角的小龙,也有说无角,嗯,反正挺适合现在的小戚啊hhh

在写青龙剑起名的那一段,莫名有种小顾给小戚生了个孩子的即视感otz……另外,逆水寒会出场的,大家不要急~




翻来覆去数铜板的小戚仿佛买完甲午的我:奖学金啊奖学金,你再不到账,我怕我没命享你的福了😢😢

评论 ( 6 )
热度 ( 46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