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OM4

本命『戚顾』不拆逆,墙头『写过所有的cp』无洁癖,混乱邪恶all×all,不吃rps,常驻北极圈&养老圈
朋友不吃一发戚顾安利吗?
相爱相杀知音情,爱恨纠缠江湖梦
400MB的文包一辈子吃不完,至今仍有巨手圈内产粮!
详情请戳av3329428 大宋激情纪录片放送!

【双关】傍地(三)

前文:

【双关】傍地(一)

【双关】傍地(二)

 @给师尊放洗澡水  @口十 



三、

周巡把手里的案卷摔在会议桌上,怒极反笑,指着铺平了小半张桌子的案卷:“一个个都说自己走访过现场了,你们就是这么给我深入群众的?!”

围坐在桌旁的警员们面面相觑,倒是关宏峰挑了灯下的位置坐着,拾起桌面上的案卷,随手翻了几页,抬头问周巡:“怎么回事儿?”

“老关,你还记得两年前轰动全城的器官盗窃案么?当时第一案发现场不是咱们津港,所以不是我们牵的头,但是这件事儿影响太坏了,队里就拉了我和你去专案组里提点意见,记得吧?”

“记得,”关宏峰点点头,“但是那案子最后不是没定案吗?我替组里做了几个侧写,也抓了几个嫌疑人,但最后都是证据不足,我连那个几个嫌疑人的面儿都没见着,专案组就被遣散了。”

周巡瞥了关宏峰一眼,无奈摇头:“那个嫌疑人你应该见过,不过大概是忘了。”他把案卷翻到了被害人的单寸证件照上,指着他的脑袋,“就是这家伙,化成灰我也认得!小汪,上内网把卷宗记录给我调出来!”

“哎,好!”小汪在键盘上噼里啪啦敲了几下,一脸复杂地转过屏幕,“周队,关老师,受害人的确就是两年前记录在案的嫌疑人之一,而且是最后排查无罪的,有人给他做了不在场证明,才放的人。”

“可不是吗,”周巡恨恨翻了一页案卷,“当时连DNA和面部特写都对上了,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目击者,非说这家伙当时在自己家里通下水道!”周巡转过头看了看关宏峰,“你真不记得了?那可是你给的侧写!”

“真不记得了,”关宏峰摇摇头,“这件案子局里把我隔离得很彻底,嫌疑人审讯和现场走访都没让我参与。”

周巡叹了口气:“只怕是里头真有什么猫腻。”说完,他又扭头问走访的警员,“这家伙什么时候搬来津港的,小区里有没有什么熟人?”

“哦,死者方英飞,津北人,三个月前搬来津港,额,据小区居民透露,他基本不和外人往来,平时白天里也不出门,偶尔半夜会骑着小电驴四处乱转,”周舒桐翻着记录本,“每次出去乱转都是酒后驾车,常常半夜按喇叭,上楼梯还会带着乒乒乓乓的五金用具和一个大背包,吵得很,所以房东才有印象。”

“三个月前搬来津港,这么短的时间不会结下杀人剖尸的仇恨;酗酒说明他精神压抑,情绪不稳定,需要发泄口;但是这样一个人际冷淡,心理抑郁的人,却在半夜喧哗,这就说明了他内心深处渴望引起别人的注意——做了不为人知的事,知道了不能说的消息,或者是对自己对困厄现状不满。”

“老关说得有道理,”周巡摸了摸下巴,“但是这个方英飞,怎么看也不像是做了好事憋得非要酗酒消愁的人,欸,小周啊,再带几个人去问问,扩大扩大走访范围,死者晚上大多去什么地方,结交什么人,哪怕是喝的什么牌子的酒,都得给我查出来!”

“我也去吧,”关宏峰站起来,抻了抻围巾,“不过我想先去死者的住所看一看,周巡,你能不能要到钥匙?”

“可以倒是可以,只是现在再去搜集死者人格侧写所需的信息,意义不大吧?”

关宏峰摇摇头,面色凝重:“我只是想去看看,这个方英飞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样的能量。”

 

关宏峰靠在副驾驶座上,开得过了头的冷气“呼呼”响着,像是两根在他太阳穴上反复击打的鼓棒,敲得他后脑生疼。床上沾着点儿精液的毛巾被仿佛揉成一团的咸菜干,蜷缩在床角,关宏宇的牛仔裤还在椅子上堆着,厨房料理台上还剩下吃了一半的泡面,清晨老妪亲昵的问候则像是一根刺,不偏不倚扎在他心口。

关宏宇。

这三个字就好像自己的反相,只要一个按钮就能覆盖彼此,翻转校正,又是一个新人。

“关老师——关老师!”

身边犹豫的呼声唤回了关宏峰的思绪,他略带些疑惑地看着周舒桐,眼见着她难为情地挠了挠脸颊:“关老师,小区不让进外来车辆,我们只能走进去了。”

“哦,好。”关宏峰瞥了一眼门口的标示牌,应道。

周舒桐一边看着幢数楼层,一边问关宏峰:“关老师,你怎么突然想来受害人的住所调查呢?”

关宏峰笑笑,拉住还要往前走的周舒桐:“想了解凶手,就要先了解死者。”

周舒桐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跟着关宏峰走进了楼道。刚掏出钥匙开了门,狭小阴暗的房间里就涌出一股酸臭味儿,熏得周舒桐直皱眉头,捂着鼻子三两步冲到窗前,刚想开窗透气,却被关宏峰拦住了。

“要保持现场最原始的状态。”

关宏峰掀开沙发上积了薄薄一层灰的毛毯,又看了看空无一物的茶几,随后走进厨房,开了储藏柜,里头稀稀拉拉放着几盒水果罐头;他皱着眉,又拉开冰箱,还是空空如也,只有几瓶酒和腌制品。

他刚迈出厨房,就看见周舒桐从卧房里走出来:“关老师,卧室很久不用了。”

半掩着的冰箱发着微光,关宏峰拨开厨房的百叶窗,正对着的是小区门口路边上停着的一辆黑色现代。他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低头查看冰箱的插座,发现角落的三插和两插孔都给占牢了,只是房间里的电器并不多,数点了一下,插座上竟多了一个插头。

“小周,帮我一起把冰箱挪出来一点儿。”

“欸,好。”

两人才刚把冰箱往外拉开一条缝,就有一股混杂了铁锈味和冻肉味的恶臭扑面而来,周舒桐脸色都青了,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掀出墙后的另一个冷藏柜,转头就伏在洗碗池边干呕起来。

关宏峰摇了摇头,并未阻止她破坏现场的行为,自顾自扯出漆黑的冷藏柜,打开柜门,一团青红色的肉块咕噜噜顺势滚了出来,正抵着关宏峰的脚尖,噗噗冒着寒气。

他诧异地张着嘴,盯着面前的肾脏看了好一会儿,挑高了眉毛,站起身来走到兀自干呕的周舒桐边上,叹了口气:“给周巡打个电话吧。”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6 )

© ROOM4 | Powered by LOFTER